欲戴王冠,必承其重-繼承者們


왕관을 쓰려는자, 그 무게를 견뎌라 - 상속자들

 

【角色介紹】
 

繼承者們

金歎李敏鎬
帝國集團繼承者

英國有王族,韓國有財閥。
英國有王子,韓國有財閥之子。
金歎正是財閥之子,更是一路伴隨韓國產業化與歷史浪濤走來的「帝國集團」之子。
王子般的氣度與涵養,高、富、帥,總而言之人生大滿貫。
可是擁有太多,也就意味著那些本不該擁有的同時到來。
兩個媽媽、同父異母的哥哥、私生子的頭銜、各種冰冷的視線、令人費解的混亂家事,這一切擺在了金歎面前。
那個空蕩蕩的大房子,從未有一刻讓他有溫暖家庭的歸屬感。於是金歎變得乖張起來。

他用商界排名評判夥伴,排名之外或無視或折磨。
他用傲慢和虛勢武裝自己,遇弱則強,遇強更強。
他的生活沒有一天風平浪靜,處處惹事生非。
小孩子的戰爭就是大人的戰爭,無人願與帝國集團為敵。金歎懂得利用這一點,並將之視為自己的影響力。
就在他像失控的火車惶然亂竄的同時,同父異母的哥哥金元已經開辟了自己的疆土。
哥哥的履歷表上填滿了不同國籍的名門學府學位,恰逢爸爸臥病在床,一切就像季節交替那樣自然而然,金元爬上實質經營者的社長之位,擁有了自己的影響力。

直到這時,金歎才了悟,真正的王子是金元。
真王子把金歎趕去美國留學,當然這不是留學,是流放。
在美國,金歎自認幸福。沒有什麼事情好動氣,笑容也變多,只是夜裡會哭泣。
15歲到18歲,一直陪在自己身邊的朋友,只有孤單。
幡然醒悟的那天起,金歎開始盼望回到韓國。但是他無法鼓起勇氣,因為不願讓哥哥也因自己的緣故變得不幸。
回不去,留不住,美國如此陌生。
站在迷失出口的深淵,金歎與更加陌生的恩尚,相遇。



繼承者們

車恩尚朴信惠
貧窮繼承者

因為媽媽不能說話,恩尚從小就代替媽媽打理許多事情。
不知不覺成了從繳納各種稅金、年金、貸款、保險有關知識的管家婆。
但同時恩尚也是個覺得在公共場合用手語跟媽媽交流丟臉,面對面也通過手機短信來對話的不會屈服十八歲少女。

討厭媽媽不能說話,也討厭媽媽是財閥家裡的幫傭,更那些討厭看不起媽媽這樣的人。
恩尚最厭惡不已的是這潦倒的生活死活不見出路的悲哀現實。雖然看上去再開朗、再獨立、再堅強,心底的某一處角落還是很難過痛苦。 

同齡友人想成為醫生、老師、藝人明星的同時,恩尚卻是想著做一個「每個月能有200萬元穩定收入保障的辦公室職員」。
「有錢的年輕人才配擁有理想」這是她一貫的主張。
在這期間恩尚接到了憑藉自己努力在美國留學的姐姐打來的電話,姐姐告訴恩尚,自己遇見有錢人了,要結婚。
恩尚一直都把姐姐當作是榜樣和驕傲。

但在美國見到的姐姐卻只是個和白人酒鬼同居的女侍應,更別提結婚什麼了。
幻想瞬間破滅感覺被背叛了。和姐姐大吵一架後,無處可去的恩尚被卷入了哭笑不得的事件而遇到了金歎並留宿到他家中。

走進金歎家的瞬間產生了原來灰姑娘初次走進宮殿是這樣的感覺。
不知是姻緣還是孽緣,在回到韓國後,即轉學的第一天,恩尚再次遇到了金歎。
在帝國高中眾多的繼承者當中 只有貧窮可繼承的恩尚開始了不安的校園生活。



繼承者們

崔永道金宇彬
宙斯酒店繼承者

永道有一顆好頭腦。然而IQ150的他,從不喜歡用於正途,想出的新奇怪招多是用在對朋友們的各式離奇作弄上,沒有人願意成為他的敵人,除了金歎以外。
永道看不慣金歎,因為金歎總能用更妙的招數作弄朋友。
青春期的二人神經戰不斷,就像他們的年紀,幼稚且熾熱。不過畢竟臭味相投,倆人很快成為死黨。

8歲小學入學那天,媽媽扔下自己離家出走。
12歲,奶奶派人捉回了媽媽逼她簽字離婚。
離婚那天,媽媽挨了奶奶一記耳光,從此之後爸爸身邊的年輕女人不斷。
他用那些女人給他的零花錢買來一條獵犬,一有女人出現在家裡就命令它咬上去。那些無法告知旁人的心事,永道盡數向金歎傾訴。
但當金歎坦承自己私生子身份後,永道毫不留情棄他而去。
原以為金歎是比自己站得更高的人,以為他值得信賴,可金歎卻隱瞞了他。在永道的眼裡,這就是背叛。

背道而馳的朋友成為天敵,心漸行漸遠的同時,金歎離家遠行。
明明是自己獲勝,卻奇怪地總是笑不出來。
而後的某一天,原以為再也不會回來的金歎出現在眼前。
永道宣戰第二回合,試圖引起金歎的關注,可金歎對他一臉漠然、毫不關心。
沒關係,因為永道想到一個將金歎卷入第二回合戰局的絕妙招數。那個裝作一副暴發戶樣的車恩尚,她就是金歎的弱點。然而變數陡生,只要和恩尚在一起,自己的心緒就變得微妙起來。這是發現新玩具的激動?還是從未體驗過的感情找上門來?



繼承者們

李寶娜Krystal
MEGA娛樂繼承者

雖說並非傳承數代的財閥之家,但MEGA娛樂卻是擁有韓國最頂尖演員和歌手的商業藝術中心。
這樣的自負讓寶娜不屑臣服於財閥朋友腳下,這樣的自負更是她就讀帝國高中的動力所在。

隨時隨地樂觀上進,人小鬼大,而事實上她是個老在關鍵時刻自己壞事的糊塗蛋。正因如此同齡都疼寶娜。
時刻光影照人的人該是自己才對,比起萊茜卻總是棋差一招。
最先披上新裝的人該是自己才對,比起藝率卻總是晚了一步。
即使整個世界被烈火般的猜疑和嫉妒籠罩,只要男朋友燦榮一句「妳更漂亮」,那小宇宙立馬處處開遍鮮花,她就是這麼單純而活潑。

對寶娜來說,帥氣又自私的金歎就像恰好合腳的鞋子一樣命中注定。
可是交往的第一百天,金歎卻不留隻字片語踏上留學之路。
初戀的高燒快要退去時,寶娜遇見了燦榮。
對於自私的她來說,溫柔、正直、懂得關心他人的燦榮才是真正合腳的名牌鞋子。

眼看就要忘卻金歎的存在,金歎就回來了。
想要讓金歎嘗嘗復仇的苦楚,可是他的關心全部留給了車恩尚。
車恩尚,燦榮的至親好友,她到底是什麼人物啊…為什麼前男友、現男友全得圍著她轉啊?



繼承者們

劉萊茜-金智媛 飾
RS國際繼承者。

萊茜堪稱帝國派瑞絲.希爾頓。
背後是韓國服裝界畫上濃墨重彩一筆的RS國際。
身為繼承者,萊茜從頭到腳都是名牌,一年365天天天都是時尚達人。
再加上那超乎年齡的氣場與高傲,於是走到哪裡都是熱點。所以朋友們稱呼她為派瑞絲.希爾頓。
不過話說回來,她沒有朋友。

清高和貴族氣質讓同齡人產生距離,但萊茜樂在其中,因為這是她自己的選擇。
不允許任何反對聲音,這份傲慢讓萊茜打從心底無視身邊的朋友,甚至理直氣壯地將他們一次次推入陷阱。
段數高、手法妙,沒有人知道看上去氣質出眾的她其實正是一切惡行的原點。
美麗的臉龐、優雅的姿態,萊茜就是送上毒蘋果的殘忍皇后。

幼年的萊茜並不像現在這樣壞得讓人膽寒,從小崇拜、喜歡的爸爸事業失敗,媽媽提出離婚申請。
一切從那時開始,15歲的萊西開始明白,所謂的家庭就是當你沒錢時,就無法再去守護的東西。
2年後,萊茜下定決心和金歎訂婚。
和媽媽大吵一架的頭個訂婚紀念日,萊茜前往美國探望金歎,希望從自己人身上獲得安慰與疼愛。
但打開金歎家門的人竟是個從未見過的女人車恩尚…



繼承者們

尹燦榮姜敏赫 飾

雖然媽媽去世太早,自己連媽媽的模樣都記不清,但他有一個過上一百年都不會覺得無趣的、像朋友那樣的爸爸。
雖說不是富家子弟,但他非常幸福。有目標時得懂追逐,實在是個不錯的男人。

從小爸爸教育他想要什麼就得寫提案,「購買神奇寶貝的理由」、「任天堂的優點」、「智慧手機對尹燦榮的積極作用」…
到現在為止提出的提案就有30多個。得益於此,燦榮成為了會分析、有邏輯,又懂得加點人情味兒進去的勸說高手。

但高中轉學後,他開始陷入對提案人和決裁人與生俱來階級差異的矛盾中。
哪怕爸爸在帝國集團會長手下工作,社會地位遠遠超平均水平,但受到會長關照入學的燦榮在帝國高中裡就是一個窮人。
不過這並沒有讓燦榮感到羞愧,他特有的樂觀開朗讓帝國高中裡那些尖牙利嘴的孩子也敞開了心胸。
燦榮懂得如何傳達自己的真心,而這顆真心更打動了高傲的寶娜。

寶娜滿意燦榮的一切,除了車恩尚和燦榮的關係。
一起度過小學、初中時光的燦榮和恩尚,他們擁有著理想般的朋友關係。當然寶娜對此並不認同。

利用假期前往美國語言研修中的燦榮意外接到恩尚的電話。
明明應該身處韓國的恩尚出現在美國已經讓他手足無措。更加惶然的是,恩尚身邊站著的那個傢伙。
帝國集團的二少爺,只在流言裡聽過的壞孩子金歎。
恩尚怎麼會和金歎在一起啊?燦榮被不祥預感籠罩…



繼承者們

李孝信姜河那
李昌赫檢察總長繼承者。

板正的臉龐、板正的思考,還有從不偏向任何一方的中庸美德,他就是被稱為「中立本座」的帝國高中學生會長。
再加上現任檢察總長之子的光榮頭銜,讓只不過是高中學生會長的他,身上流露出21世紀真正領袖的風範。
男孩子擁護他,女孩子們喜歡他,他有同齡人裡難尋的氣場,更有讓人總想依賴的剛正不阿。

家裡所有男人都是京畿高、首爾大出身的校友,所以孝信要念的學校也早在出生時便已注定了。
第一次反抗,孝信棄選京畿高。
第二次反抗,孝信加入廣播台。
第三次反抗濃重激烈,傷害了身邊每一個人。
但是,怎樣的反抗都未能成為革命。



繼承者們

趙明洙朴炯植 飾
利律師事務所繼承者

身為韓國首屈一指的勝利事務所代表律師之子,明洙的性格絲毫不見威嚴。
18歲的他幼稚、天真、毛毛躁躁,不僅壞孩子,只是不太懂事罷了。

身為法律界家庭長子,朋友們一遇上點小是非,他就來跑攬生意問人家需不需要介紹律師。
學習不行,但自己預感挺靠譜,於是每當夜幕降臨,明洙輾轉於夜店之間,游走在合法與非法的邊緣。

明洙喜歡圍著爸媽轉,但爸媽卻更愛圍著工作轉,於是明洙越發難過。
而帝國高裡唯一能讓他敞開心扉的對象,只有永道。



繼承者們

姜藝率-全秀珍 飾
江南10餘家沙龍酒館繼承者

夢想做演員,一到假期不去語言研修,光顧著整形。
身處家世顯赫的富二代、富三代之間,花錢卻比誰都大手筆,比誰都豪氣。
朋友們好奇她的來歷,但自家媽媽是擁有江南十家沙龍酒館的韓國第一大女掌櫃的事情打死不能說出口。

知道寶娜爸爸是MEGA娛樂的社長後,藝率刻意接近她並成為至親。
可寶娜隱隱看不起來自己那副態度真是礙眼。

所有人都怕永道,只有藝率一臉溫暖地望著他。
當然永道知道的話,鐵定火大。



繼承者們

金元崔振赫
帝國集團社長、金歎兄長

苦惱如何獲勝,不如先思考怎樣生存,這就是他的人生。
五歲的金元並不能理解死亡的含義,但媽媽去世沒多久,新媽媽登堂入室。中學入學在即,又一個女人懷上了所謂的自己的弟弟。這14歲的人生,實在讓人無語。
不過金元並沒有走上歪路,而是開始全心投入身邊的一切,因為他本能地明白到自己必須如此。
他決定做一個冷金屬般的男人,憑藉頑強努力,爸爸臥病後,金元終於登上帝國集團社長之座。

虎視眈眈想讓兒子坐上自己位置的金歎媽媽、莫名其妙進了自家戶籍的女人,還有從未來向自己投來欣慰目光的爸爸…
金元的人生十面埋伏,除了一個人,賢珠。
受帝國集團獎學金接濟長大的賢珠。夢想當教師的她就像老師一樣厚臉皮地訓斥金元的錯誤想法,金元覺得她可愛至極。
從此比自己小五歲的賢珠成為了他的良師至友。

留學歸來,多年未見的賢珠已經不知不覺大學畢業。也就是從那時候起,自己開冶階不清這是友情還是愛情。
但紛涌而至的相親對象在即,金元克制住自己的感情,因為不會有人比他更清更,必須憑藉好的婚姻讓自己更強大。

而某一天,送去美國留學的金歎回來了。
還是那副體諒哥哥的樣子,眼神裡寫滿歉意。
「顧及你的感受,我一次也沒抱過小歎。」爸爸這麼說。這話說的好像自己是在關愛中長得似的。
金元自認可以消化所有情緒,但這個…有點傷心

Posted by UKLIN2493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引用(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