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意外發現的一天》分集劇情介紹(1-32集)大結局-更新至第25集

【劇名】:意外發現的一天(韓語:어쩌다 발견한 하루)
【播送】:韓國MBC
【類型】:MBC水木劇
【首播】:2019年10月2日
【時間】:每週三四晚22:00播放
【接檔】:新入史官丘海昤
【編劇】:宋夏英、印智慧
【導演】:金尚葉《同伊》、《王在相愛》
【主演】:金惠允、路雲、李在旭

劇情介紹

患有心臟病的女高中生殷端午反抗既定命運,收穫愛情的故事。

人物介紹

殷端午-金惠允 飾演

18歲,富裕家庭的獨生女並患有心臟病。

當遇到英俊的男子無法控制自己,暗戀白經10年,但突然不再顫抖慌亂,以為是青春期來晚了,後來發現自己是漫畫中的配角並遇上一天。

河路-路雲 飾演

18歲,漫畫《Secret》中的路人甲,因2年7班學號為「13號」而被稱為「13號」男高中生。

存在感為零的男子,擁有外貌、身材等完美的身體條件,但並沒有任何作用,台詞等為零的男子。

白經-李在旭 飾演

18歲,漫畫《Secret》的配角,A3成員之一,A3中排名第三,殷端午的未婚夫。

斯里高中的官方花花公子,散發壞男人的氣息,因外貌出眾周遭圍繞著很多女生。

呂珠多-李娜恩 飾演

18歲,漫畫《Secret》的女主角,斯里高中的話題入學生。

出生於貧窮家庭,但性格開朗堅強,充滿正能量的女生,與A3成員展開非比尋常的三角關係。

與李道華為好朋友,與吳南柱互相喜歡,經常遭到吳南柱粉絲騷擾。

李道華-鄭乾柱 飾演

18歲,漫畫《Secret》的第二男主角,A3成員之一,A3中排名第二。

女學生經過時都會為他尖叫,看起來各方面很完美,但各方面都比吳南柱少了5%,暗戀呂珠多。

1集:端午發現記憶片斷化自我意識開始覺醒

殷端午,一個富裕家庭的獨生女,Three貴族高中的風雲人物,父親是當地有名的企業會長,雖然身患先天心臟病,卻在經歷了幾次手術後奇跡般地活了下來,而且還在兩家父親的撮合下,與同學白經早早地訂了婚。不過,雖然端午暗戀白經已長達十年之久,可白經對她這個病秧子卻絲毫沒有感覺。

這天,端午正在與女同學聊天,走廊裡突然傳來了一片歡呼聲,原來是Three高中的人氣組合A3到了。A3由吳南柱、白經和李道華組成,三個男生都是一樣的高大帥氣又多金,所到之處都能引起女生們的癡迷和歡呼。正當大家的目光都被A3組合吸引過去的時候,抱著一大箱美術用品的呂珠多腳步踉蹌地走了過來,並因箱子失去了重心,不小心摔到了吳南柱的身上。不僅灑了吳南柱一身的美術顏料,嘴唇還碰到了吳南柱的臉上,讓吳南柱非常惱火,卻也因此開始注意到了呂珠多。心地善良的端午主動上前幫助了珠多,並對吳南柱的表現嗤之以鼻,早早離開了喧囂的現場。

 可她剛走出沒多遠,耳邊就傳來嘩啦的聲響,接著發現時間好像突然停止了,所有的人物都定格在了畫面中。還沒等端午反應過來,又一聲嘩啦後,端午竟奇跡般地身處教室,和同學們一起等待即將開始的考試。正當端午以為這一切都是夢時,隨著嘩啦聲響起,考試瞬間結束,端午的卷子也都答完了。

端午驚訝地發現自己的記憶都片斷性的,不僅總是聽到嘩啦聲,還總是瞬間移動,兩段記憶中間發生了什麼卻絲毫沒有印象。端午以為這是心臟手術後的後遺症,就去找了道華的哥哥也是自己的主治醫師李柱華諮詢,可醫生卻只讓她回家好好休息。白經因為沒陪端午去醫院又被父親訓斥了,斥責他應該為了家族的生意多陪陪端午。白經扭頭就把氣撒在了端午身上,卻對端午的身體毫不關心,讓單戀的端午很是鬱悶。

不知該如何解釋這一切的端午只好跑到圖書館尋找答案,卻意外發現了一本名叫秘密的書,並在書裡看到了一些從未見過的場景,讓她驚訝不已。端午被書裡的內容嚇到,馬上就要摔倒時,白經突然出現,說出的話和做出的動作和書中畫的一模一樣,這讓端午覺得更恐怖了。

學校食堂裡,負責配餐的李美才看端午沒精打采的,就多給了她一些配菜。可端午卻洩氣地自言自語道,就算多吃,過一會兒記憶也會消失。讓李美才愕然。端午看著午餐中的咖喱,再次聯想到了書中的情節,立刻意識到自己能預知未來,便想阻止書中的悲劇發生。結果不但沒救成呂珠多,反而自己和珠多的身上都被灑上了大片的咖喱。不過端午並未就此放棄,繼續研究著預知未來的方法,並在沉思時意外地看到了一個黑洞。

 

2集:端午得知漫畫人物真相漫畫主角另有其人

 

站在橋上沉思的端午意外地看到了一個黑洞,和橋下若有所思的李美才,便覺得兩者之間必有聯繫,便跑去找李美才,並在他的操作臺上發現了一本和圖書館一樣的書。而圖書館原本放書的位置,卻驚現了端午剛剛看到的黑洞,端午伸手時還差點被吸了進去。端午便相信他們之間一定有聯繫,趁李美才不在時,拿起操作臺上的書便看了起來。

端午在書中發現了自己許多曾經經歷過的場景。百般追問之下,李美才告之了他們都是漫畫裡的人物的事實,所謂的記憶喪失也只是漫畫場景的轉變罷了。端午當然不肯輕易信他的鬼話,李美才便用端午的手機證實了自己所言非虛。因為他剛剛扔下橋的手機,卻因為場景轉換,又好端端地拿在了端午手中。

知曉了真相的端午,開始重新審視自己周圍的人、事、物。發現只有自己這種具備自我意識的漫畫人物,才會有記憶;那些沒有自我意識的角色,因為沒有記憶,一遍遍重複著說過的話也不自知。而自己總是聽到的嘩啦聲,其實就是翻書頁的聲音。端午把漫畫拿給同學們看,可沒有一個人相信她,場景轉換後,也沒有一個人記得她曾經說過的話。

 端午一時陷入了迷茫,不知該如何是好。可她的心臟一直在跳,日子也在一天天繼續,端午轉念一想,當個純情漫畫裡的主人公好像也不錯,能像英雄一般仗義地幫助總是受欺負的呂珠多,而且所有男生的目光還都聚焦在自己身上,讓端午覺得很開心。可現實情況卻是,沒有一個男生圍繞在她左右,男女主角的光環竟然落在了吳南柱和呂珠多的身上。

3集:端午只是漫畫群演誓要改變書中命運

端午意識到自己竟然不是漫畫中的女主角,立刻跑去李美才處查閱書中情節。發現自己在漫畫中的人設竟然只是眾多群演之一,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不甘心自己只是為了配合主角而存在。李美才安慰她,就算不服氣也沒辦法,因為漫畫裡的人設除了作者誰都改變不了。

端午不相信,故意在美術課上搶了珠多的位置,坐在了有主角光環的椅子上。可沒想到主角光環是隨著珠多走的,珠多的美麗也成功吸引了吳南柱的目光。吳南柱為了保護總受欺負的呂珠多,想出了讓她給自己當拎包小妹的主意,這樣才能保證她一直在自己身邊,不會受別人欺負。可珠多卻以為南柱是在用這種方式讓她償還校服的乾洗費,所以把自己每天打工賺的錢全都交給了南柱,希望在畢業之前能還清債務。可珠多是靠著南柱家的獎學金才得以上這所學校的,兼職打工賺的錢和學費相比差得太遠,南柱在乎的也根本不是什麼乾洗費。

端午從李美才那裡得知,作為漫畫裡的人物,即便擁有了自我意識,也只能說作者讓說的話,做作者讓做的事,命運也會按照事先設定的方向走,與意志無關。可端午不願做受人擺佈的木偶,立誓要找回自我。端午想出了故意在漫畫設定的情節中搞破壞的主意,可沒過幾秒鐘,便神奇地再次回歸漫畫裡設定的乖乖女形象。而且即便自己不情願,還是不由自主地按照漫畫中的設定,大公無私地幫助珠多,就連自己的失誤也是為了給男女主創造機會,讓端午很是不爽。

 端午的父親對白經父親的公司減少了投資,白父以為是白經沒有搞定端午所致,向白經施壓。白經氣勢洶洶地來找端午,端午雖然百般不情願,可還是不受意志控制的在白經面前低聲下氣,並答應幫忙勸說父親改變主意。這讓端午顏面掃地,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便再次來到圖書館到處查找資料尋找解決辦法。卻發現原來放漫畫書的地方存在的黑洞不見了。李美才叮囑她不要隨便觸碰黑洞,否則會有不可承擔的後果。

端午突然看到了未來發生的事。自己為了保護珠多跌落下樓梯,結果被摔斷了腿進了醫院。李美才告訴端午,她看到的不是未來,而是作者規劃的劇本梗概,端午根本無力改變。端午不肯就此甘休,從圖書館借了一大撂書回去研究,卻被路過的同學碰掉了兩本。正當端午不知道該如何撿書時,旁邊突然出現的一個高大身影幫她撿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書。被書本擋住視線的端午並沒看到男生的臉,只看到了一只有傷疤的手。

4集:陌生男生二救端午端午想借男生改變命運

端午因為早就預知了自己會從樓梯上摔下的未來,忍不住叮囑白經離自己遠點兒,因為在自己摔倒的場景裡,是白經負責送她去醫院的。可白經根本聽不懂她在說什麼。李道華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莫名對呂珠多一見鍾情,可端午早就知曉他身為男二的命運,不禁唏噓不已。道華同樣不明白端午在說什麼。

端午為了改變命運,特地全副武裝地出現在了樓梯場景中,嚴陣以待。可她還是悲劇地按照劇情設定,從樓梯上摔了下來。當她失足滾落下來時,後背貼到了一名男生的背上,在緩衝力的作用下並沒有摔斷腿,頭也因為枕到了男生的胳膊上並無大礙。端午看到了在自己頭下面墊著的,依然是那只有一道傷疤的手。可當她轉過臉來拼命想看清男生的臉時,卻眼前一黑昏了過去。

端午在醫院中醒來後,得知送自己來的還是白經,而且同學們都不記得有個男生曾救了自己,忽然意識到實際發生的事實和自己預知的未來確實有了出入。端午由此推斷,這個救了自己的後背男生說不定可以幫助自己改變漫畫中的命運。便立即著手尋找後背男生的歷程,並幻想著他或許可以幫助自己改變命運。

 儘管李美才一再提醒端午這樣做於事無補,但端午並沒有就此停止尋找後背男生。每碰到一名男生,端午便把自己倚在男生的後背上測試,卻毫無結果。情急之下,端午又想出了主動讓後背男生來找自己的辦法。便不顧虛弱的心臟,去操場和同學們一起玩躲避球的遊戲。當一顆球用力地向端午扔過來時,後背男生果然及時出現,再次救下了端午。端午計謀得逞,正要欣喜地看清後背男生的臉時,場景卻瞬間發生了轉換,不僅端午從操場轉移到了教室,後背男生也消失了。

無奈的端午只得按照作者的角色設定,一次又一次地無私幫助身為女主角的珠多,一次又一次地拯救她於水火之中,又一次又一次地為珠多和南柱牽線搭橋。這種人設讓端午自己都很無奈。

端午在取高高掛在樹上的傘時,後背男生再次意外出現,在她的身後幫忙取下了傘。端午即使沒有回頭看,也知道身後的人就是自己要找的後背男生,因為男生每次出現時端午都會心跳加速,這一次也不例外。端午不顧一切地追了上去,想知道後背男生到底是誰。終於,這一次讓她看到了一張無比帥氣的臉。

5集:端午找到13 13號幫端午改變劇情

端午幾經周折,終於見到了那個可以改變自己命運的男生,並意外被他的高大帥氣所迷倒。可下一秒端午就身在醫院了,連男生的名字都沒來得及問,讓她懊惱不已。

李道華來醫院給哥哥送衣服,順便看望端午。道華覺得最近的端午變得越來越奇怪了,端午卻從他的話語中發現道華竟然有了記憶,便用撞破道華鼻子的方式告訴他,他們都是有了自我意識的漫畫人物。道華最初不信,可在下一個場景中他的鼻子果然如端午所說完好如初,手中還突然多了給哥哥的衣物袋,道華一時也被驚到了。

端午再次回到班裡上課時,在教室裡發現了後背男生的身影,驚詫他就是自己的同班同學,可後背男生的名牌卻是空白的。端午不禁慨歎,如此帥氣的男生竟被作者設定成了一個連名字都沒有群演。因為後背男生穿著13號的球服,端午暫且就叫他13號。

有了自我意識的道華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想趕緊找端午問個清楚,但說話做事總不受自我控制。正當端午和李美才討論作者連13號的臉都沒畫進漫畫裡時,失魂落魄的道華找到了端午,並從漫畫中得知了自己只是男二的事實,才明白為什麼總是和呂珠多在一起的原因,同樣一時無法接受這個事實。端午和李美才勸慰他不要氣餒,爭取做自己命運的主人。

 端午的心臟功能越來越差了,醫生叮囑端午父親提前做好心理準備,被門外的端午偷聽到。端午不願屈從於自己命不久矣的劇情設定,越發想見到能改變自己命運的13號了。端午恍惚間再次看到了將要發生在化學實驗室裡的場景,自己會再次因為保護珠多而摔倒,便想借機確認13號到底是不是能改變自己命運的鑰匙。端午拉著13號進了化學實驗室,提前給他講述了劇情發展,請求13號想辦法幫助自己。

轉眼就到了做化學實驗的時候,端午按照劇情設定,幫珠多搬箱子進實驗室,卻不小心碰掉了南柱的手機。南柱煩躁地步步緊逼端午撿起他的手機,不肯就範的珠多護著端午步步後退。就在端午碰到身後的箱子將要摔倒時,13號及時出手扶住了她,卻在慌亂中推倒了箱子,倒下的箱子砸倒了珠多,珠多摔倒在地。化險為夷的端午看著眼前的場景,散落一地的箱子和一片狼籍的地面與自己看到的劇情設定相同,只是摔倒的人從自己變成了珠多,不知道這樣算不算更改了劇情。

 

6集:端午參加夏令營 13號未能助端午改變命運

 

珠多在做兼職的時候遭客人刁難,幸虧道華及時出手才救下她。護送珠多回家的路上,道華不由自主地說著劇情設定好的膩歪臺詞,可他心裡實在搞不清,這到底是自己的真心還是劇中的人設。

南柱為了珠多,將Three高中一年一度的夏令營,從國外移至國內,而且所有同學都可以免費參加。以往心臟不好的端午都是不參加這種活動的,可自端午得知自己命不久矣後,卻無比渴望參加今年的夏令營。便又想到了找13號改變命運。從圖書館的窗子看到13號後,端午立即告別了李美才。李美才笑她做無用功的同時,也好奇地望向窗外,卻在看到13號的瞬間表情僵住了。端午覺得13號會像別的漫畫人物一樣,會隨著場景的變化失去記憶,便在每次和他見面時,都重複著自己的名字,想讓13號記住自己。可13號的表情卻一直沒變化,也不張口跟端午說一句話。

端午雖然如願地被作者寫進了夏令營,但要按照劇情設定給白經送禮物。白經剛被父親訓斥因為沒有搞定端午,致使端午父親又中斷了投資,便又把氣撒在了端午身上,當眾將端午的禮物踩在腳下,讓端午很沒面子。

 同學們中間流行一種叫姻緣石的遊戲,可以測試喜歡對方的程度,而且在斷裂的石頭上寫上心願並堆成塔的話,心願就會實現。當好友也給了端午一塊姻緣石後,端午瞬間看到了即將發生的未來,又意外地在海邊發現了夏令營名單裡沒有的13號的身影,便又想改變命運了。端午找到13號,讓他一定要攔住自己跳向大海。

南柱和道華同時買了姻緣石。當南柱看到道華約珠多一起掰斷姻緣石時,便警告道華:作為漫畫中的人物,他們只能按照畫好的漫畫來行動,而南柱的命運就是不讓任何人插手自己喜歡的東西,哪怕是好朋友也不行。

端午和13號約好後,就按照劇情的設定和白經一起掰斷了石頭,並看著白經把姻緣石扔進了大海。而她的腳步不由自主地就往海裡走去,可站在岸上的13號卻無動於衷。端午只能如劇情設定的那樣,冒著被淹死的風險撿回了石頭,同時明白了原來她真的什麼都改變不了。

失望的端午獨自在海邊壘著石塔,一直夢想改變命運的她把心願由請讓白經愛上我改成了我要活下去,卻怎麼也搭不成功,絕望地離開了。13號繼續幫端午成功搭起了石塔,也讀到了端午想活下去的心願。

7集:端午給13號起名一天一天開始有了記憶

夏令營即將舉行一對一的夜間背包旅行。端午提前看到了被白經中途甩掉,從而導致迷路的未來,便提前背熟了旅行的路線圖。既然無法躲避被白經折磨的命運,端午也只能靠自己了。

徒步的途中,隨著翻頁聲響起,端午突然心臟一陣劇痛,支援不住蹲了下來,只好央求白經走慢一點。白經最討厭的就是她這副柔弱的模樣,一臉嫌棄的扔下端午先走了。端午因為對自己被甩早就有預知,也就沒有挽留白經,休息了片刻後一個人繼續前進。

在森林裡行走的端午發現,自己很快就迷路了,根本找不到地圖上的正確路線。加上夜黑風高,又忘帶了手機,手電筒也恰巧沒電,迷路的端午真的害怕了。這時,突然有個高大身影出現在端午面前,卻不是劇情設定的去而複返的白經,而是13號。13號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給了衣著單薄的端午,還帶她到了一處寫有禁止入內牌子的花園中。花園中盛開著一種美麗的花朵,13號和端午卻都叫不出花的名字。兩人躺在草地上愜意地聊天,端午給13號起名一天,她越來越相信一天是能改變自己命運的人。

 可還沒等一天回應,隨著翻頁聲響起,端午已經身處第二天清晨了。當端午再次找到一天時,下意識地以為換了場景後,一天便已不記得自己,就又做了一次自我介紹,並和一天搭伴出遊。兩人在一幢古建築的下面發現了一個精緻的小盒子,打開後裡面存放著一個很精緻的掛墜,掛墜上還鐫刻有和昨晚的花園中一樣的花朵。當一天將掛墜拿在手中時,手上的傷疤突然像被灼傷一般疼痛難忍,掛墜也失手掉落在了地上。納悶的端午正想伸手去撿時,場景又隨翻頁聲轉換了。

新的場景是火車站的月臺上,旅行結束的同學們正準備登上回程的列車。端午在人群中發現了一天的身影,從一天望向自己的眼神中,端午突然有了直覺,一天對自己好像有了記憶。

一天確實有記憶了,在回程的列車上,一天在車窗上寫下了端午兩個字。

8集:白經吃醋端午一天端午知曉一天有了自我意識

端午的同學安秀哲在夏令營期間拍了好多同學們的合影,端午選了一張背景有一天的照片,卻丟棄了和白經的合影,讓白經氣悶不已。白經納悶那個讓端午移情別戀、又總在自己面前亂晃的人到底是誰,一天毫不避諱地自報家門。已經有了自我意識的一天不僅記得端午,還記得端午給自己起的名字叫做一天

李美才本來興致勃勃地聽端午講述著夏令營的趣事,可當他知曉了端午給13號起名為一天的事後,瞬間沉下臉來告誡端午,群眾演員一旦有了名字的話會搞砸所有事的。端午不以為意,只覺得他是在危言聳聽罷了。李美才在圖書館翻看漫畫書時,發現了幾張被風吹落在地上的畫。跟隨著畫紙的方向,李美才找到了一天呆的地方,驚訝地看到了滿牆的畫。

自夏令營回來後,南柱更加喜歡珠多了,眼睛一直追隨關珠多的身影,珠多開心他也跟著開心,珠多失落他也跟著傷心。

端午發現一天竟然記得自己,頓時欣喜不已。兩人並肩在圖書館看書,還借著從窗戶照射進來的日光,一起玩起了影子遊戲。白經看到了兩人在一起的畫面,沒來由的一肚子火,用力把一天向書架推去,一天的頭被撞破了。嚇壞的端午一時心臟病發,暈了過去。

 從醫院中醒來的端午再次從醫生處獲悉了自己將命不久矣的事實,回到家中又發現小時候和父母一起玩耍的花園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主動給一天打招呼一天也沒反應,便開始相信李美才所說的,所有的一切都會因為給沒名字的群演起了名字而錯位,心中不禁對一天受傷而愧疚不已,如果一天還是13號的話,或許就不會被打,更不會受傷。端午細心地為一天送上了創傷藥。

端午缺席了白經家的家庭聚餐,端午爸爸還在飯桌上流露出了端午單戀白經的不滿,白父因此遷怒于白經,對兒子大打出手。怒火中燒的白經為了洩憤,摔壞了端午用來檢測心臟的手錶,還對端午惡言相向。好在一天及時出現,一拳打倒了白經,救走了端午。被打倒在地的白經生氣地質問一天到底是誰,一天竟然說出了場景一變白經記憶就會消失的話,讓端午驚愕不已。

 

9集:端午取消與白經婚約李美才警告一天

 

自從一天在圖書館看到了漫畫書和黑洞後,就在還不知曉自己的名字的情況下,莫名其妙地知曉了端午的名字,眼睛也總是跟隨著端午,並幾次出手救了她。有了自主意識的一天迫切想知道自己是誰,從哪裡來要走向哪裡去,手上的傷疤又是怎麼回事。一天還告訴端午,雖然自己不知道是從何時開始有了記憶的,但卻很清楚自己的記憶是從端午開始的。為了串起記憶的碎片,一天還把自己能記得的場景全部畫了下來。

白經為踩碎端午手錶的魯莽行為向她道歉,並送了一隻新手錶。端午卻不想再繼續辛苦地單戀白經了,宣佈解除和他的婚約。與白經的無法接受不同,端午卻對自己的角色竟然能說出解除婚約的臺詞開心不已,繼而堅信:只要自己努力就一定能改變自己的命運,甚至是消除心臟病,讓自己活得更久。

白經卻越來越看不懂奇怪的端午了,根本無法相信十年來一直對自己百依百順的端午竟然主動解除婚約。白經又分別從端午、道華和一天口中聽說了很多有關場景轉換、記憶消失之類的話,更加糊塗了。

 恢復自由身的端午漸漸地對一天有了心動的感覺。與此同時,一天也想知道,為什麼自從有了記憶後,自己的目光時時刻刻都會追隨著端午。端午和道華拉著一天一起來到李美才處,表達了想繼續改變命運的想法。李美才卻冷酷地制止了他們。一天第一次見到李美才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奇怪感覺,拿起道具人偶時,一天手上的傷疤還會疼痛不止。

李美才一邊在圖書館翻看著一本叫做《陵蔭花》的書,一邊等待一天。儘管他不願看到,但一天終於還是蘇醒了。李美才並未告之一天自己是誰,只是警告他不要再試圖自己尋找答案,如果堅持要一意孤行的話,不但一天手上的傷疤會越來越疼,也會把劇情搞得亂七八糟。一天只有一個任務,那就阻止端午,這也是一天之所以存在的理由。

南柱的父母來到學校,當一天看到南柱母親車智賢時,卻一下愣住了。

10集:道華改變劇情向珠多表白白經當眾告白端午

道華一直像守護天使一樣,隨時隨地守護著心愛的珠多。南柱卻非常嫉妒兩人在一起,處處刁難道華。道華不禁慨歎,自己的真實內心其實和作家設定的角色一樣,都暗戀著美麗的珠多,卻只能聽從劇情的設定當一名旁觀者。夢想著有一天珠多也有了自我意識後,或許會改變劇情設定,選擇和自己在一起。

端午看到了南柱在生日會上公開宣佈珠多為自己女友的未來,便告之了道華,並打算和一天一起試圖改變道華的配角命運。一天卻因為李美才的警告,擔心端午會有危險,勸她不要參與別人的事。正當端午苦苦哀求一天時,白經氣勢洶洶地抓著端午的手,要拉她出去單獨說話。一天見端午不情願,便帥氣地擋在端午面前,阻止了白經的同時也答應了和端午一起去生日會的邀約。

下一秒,端午就已經身在網球場的觀眾席,場上對決的正是一天和白經。李美才再次翻看漫畫時,漫畫中的劇情也跟著發生了改變,不僅畫上了一天的正臉,和白經打網球的場景也增加進去了。

 道華不願再當南柱和珠多的旁觀者了,發誓一定要向珠多告白一次。便和端午、一天安排好了改變命運的劇本,準備趕在南柱表白前,為自己的命運爭取一把。三人一同來到南柱生日會的門口,端午正準備和一天一起進場時,場景突然轉換成自己挽著白經進場了,沒有邀請券的一天被擋在了門外。獨自在外的一天看到為生日會送餐的團隊,靈機一動換了一身侍應生的打扮,成功混進了生日會現場。

南柱親自迎接珠多,並送上了一雙水晶鞋作為禮物,還為喜歡吃草莓的珠多提前準備好了多層草莓蛋糕。正當南柱在化妝間為生日會做著最後的準備時,裝扮成侍應生的一天故意把紅酒灑在了南柱身上,為道華爭取時間。道華見狀趕緊跑回會場,拉著珠多來到了一處僻靜之處,向她表白了自己的愛意。換好衣服的南柱在會場遍尋不到珠多的身影,便不顧主角的身份,擅自離開了現場去尋找珠多,並遠遠看到了珠多和道華的身影。

另一邊的生日會現場,劇情設定的場景如期上演著,只是主角發生了變化。當眾宣佈的男主角由南柱換成了白經,白經拉著端午,在一天的面前宣誓了主權。

11集:道華表白珠多失敗一天要為端午改變命運

白經當眾宣佈端午是自己女朋友的話音剛落,一天手上的傷疤突然劇痛難忍,跑出了生日會現場。從劇情設定中抽離的端午迅速掙脫了白經的手,告訴他所謂的暗戀十年,只是作家寫的劇情,與自己的真心無關,她根本不喜歡白經。說罷便跑出去追一天了。

端午沒有注意到一天的疼痛,還沉浸在劇情改變的興奮中,推測肯定是道華和珠多那邊的劇情發生了改變。道華確實向珠多表白了,可珠多一直以來只當道華是朋友,委婉地拒絕了他。隨後而至的南柱卻誤會兩人之間有什麼,便不再理珠多,根本不聽珠多的解釋,讓暗戀他的珠多很是傷心。

一天通過實踐證明了李美才所言非虛後,再次找到李美才。他把自己畫的畫拿給李美才看,從某個瞬間開始,一天就總能看到端午和一種叫不上名字的花同時出現,仿佛自己與她們相識已久似的。李美才卻無情地告之,作為一名連名字都沒有的群演,一天會隨著劇情地發展,被毫不留情地刪除,結局還不如患心臟病而死的端午。一天得知了自己結局後非常傷心,一時不知該如何面對端午。

 白經表白端午的視頻在網上迅速傳播,一天卻聽白經親口說出,他這樣做只是在故意玩弄端午罷了。便立刻改變了想悄悄消失的主意,從此好好守護端午,不去管結果如何,更不管到底要付出多少代價。為了能和端午在一起,一天第一次有了想改變命運的想法。

打定主意後,一天不再躲著端午,並對端午親昵有加。端午每每看到或想到一天,心跳也會立即加速,仿佛要跳出來了似的。一直對端午不屑一顧的白經也突然意識到,自己原來一直都很在意端午,這個結果讓他自己都很意外。

12集:白經佯裝追求端午一天救下端午後消失

南柱自作主張地把道華剔除出了A3團隊,珠多想當面向南柱解釋,自己和道華根本沒什麼。可南柱根本不想聽,還沒等珠多說完便逕自走了。雖然道華被沒有記憶的珠多一再拒絕,可真心喜歡珠多的他並不願輕易放棄。

一天的韓語考試出人意料地得了滿分,英語卻是零分。不僅如此,他在笛子和畫作上也技藝驚人,同學們紛紛調侃他是從朝鮮時代穿越過來的。更令人驚訝地是,原本空白的名牌上也開始顯現出了一天的名字。李美才從端午口中得知一天終於有了名字後,不禁大驚失色。

端午再次預知了未來,她看到白經裝作很喜歡自己地主動請看電影。在白經面前,端午不受控制地在劇情中和劇情外不停轉換,當身處角色中時,端午表現出的是對白經的癡迷;下一秒脫離角色後,端午立刻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對白經愛搭不理,還口中念念有詞都是因為場景什麼的,讓白經摸不著頭腦。

白父得知白經主動約端午看電影后,欣慰兒子終於能為家族生意做點貢獻了,給了白經大把的零花錢的同時,叮囑他抓住時機趕緊和端午結婚。白經卻不想把自己的一生都搭進去,被父親又是一頓臭駡。受了氣的白經習慣性地再次把火發到了端午身上,不顧端午已經在電影院等待,擅自取消了約會。

 正當端午準備離開時,一天卻來到了電影院,陪端午一起觀看了電影。兩人從電影院出來時,正碰上去而複返的白經。白經本來還有點擔心端午,可看到端午和一天結伴出來後,便氣不打一處來,不由分說地吼了端午。一天替端午教訓了白經,並牽著端午的手離開了影院。不服氣的白經又在游泳館找一天的茬,被一天一把推下了泳池。

一天發現照片中的自己變得越來越模糊,開始擔心自己會消失了。與此同時,端午也發現一天名牌上的名字消失了。游泳館裡突然報警,同學們慌忙逃離現場,紛亂中端午被擁擠的人群推入水中。一天毫不猶豫地跳入泳池救了端午。

端午醒來後發現自己身在醫院,身旁卻沒有了一天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緊張過度的白經。白經看著危在旦夕的端午,不由得想起多年前離世的母親,慨歎自己身邊的人為什麼最終都會離自己而去。

端午冒著大雨滂沱從醫院跑回了學校,卻再也沒有見到一天的身影,一天的座位也被別的同學占了,學籍冊中的13號也換成了別人,一天徹底消失了。失魂落魄的端午立即跑去圖書館尋找《秘密》漫畫,卻發現書在白經的手中。

 

第13集:白經自我意識覺醒 端午為一天消失傷心自責

 

逐漸有了自我意識的白經看到漫畫書裡的情節後,明白了端午最近發生改變的原因所在,也明白了之前端午道華他們跟自己說過的那些“沒有記憶”之類的話是什麼意思,徹底覺醒了。白經警告端午一切都要按書中的設定行進,不要妄圖改變什麼。可端午一心只想尋找一天,根本不理會白經所言。

除了端午和道華,同學們都已不記得一天的存在,一天徹底消失了。當端午從李美才口中得知,一天明明知道自己如果幫助端午就會消失,卻還是義無反顧地伸出援手後,更加自責了。同樣自責的還有道華。南柱為了報復,讓同學們都孤立道華。可道華卻不願再計較此事,並勸珠多忘記自己在南柱生日會那天的告白,也向南柱道了歉。如果不是自己妄想改變命運,或許一天就不會消失。

端午為了一天消失的事悲傷不已。白經不忍看她整日以淚洗面,破天荒地送她回家還悉心安慰,不明白端午竟然為了一個群演的消失傷心成這樣。如果端午只是想借一天來改變命運,那麼白經也願意幫她實現。可端午心裡清楚,身為主角的白經永遠不會明白,像自己這種為了配合主角而存在的群演的心境,而且改變自己的死亡命運這種事,除了一天誰都做不到。

南柱母親忽然以南柱的名義,差人往珠多家中送了很多東西。表面上是對受資助的珠多表示關懷,其實卻是在用此種方式羞辱和警告她。珠多把這一切都算在了南柱頭上,一氣之下將南柱送的鞋子扔還給了他。

學校運動會馬上開始了,正在努力準備食物的李美才和道華卻在無意中翻看漫畫時,發現了其中的驚人變化。

 

第14集:一天回歸卻失去自我 忘記端午追隨白經

 

學校趣味運動會的賽場上,同學們都在開心玩耍,即使沒有了一天的存在,這個世界仍在按部就班地運轉著,只除了端午。端午還沒有從一天消失的悲傷中走出來,自從有了自我意識後,端午也再不想如角色設定那般,永遠呆在白經的身邊,每時每刻都想做回自己。可下一秒,場景就轉換成了端午和白經一起參加兩人三足的遊戲,讓端午頗為無奈。

因為心臟病從未參加過體育運動的端午,不僅中途掉了鞋子,還因走得過快導致心跳過速摔倒在地,白經見狀一臉嫌棄地走開了,只留下了傷心落淚的端午。這時,一個高大的男生幫端午揀回了鞋子,端午抬眼一看,發現此人正是一天。可一天面對端午卻面無表情,扔下鞋子就跑去和白經搭訕了。

從書中發現變化的道華此時也拿著書找到了端午。在漫畫中,道華看到一天不僅重新回來了,還有了正式的名字和角色設定。身處網球部的一天在漫畫中的新人設,竟然成了白經的忠實追隨者。一天手上的傷痕也已消失不見,更不記得端午和道華。

白經和端午都想驗證一天是真的不記得還是在做戲,就和他玩起了躲避球的遊戲。一天果然不再記得端午,拿著球就要砸她,而不是像之前玩球時奮不顧身地保護端午。而且事後,一天對玩球的事沒有絲毫記憶。白經由此確認,回歸後的一天已經失去了自我,端午卻對一天的失憶很是傷心。白經半警告半安慰地告訴端午,真正能改變端午命運的是他,而絕不是一天,他會真心幫助端午的。

夜晚,正行走在校園裡的一天隨著書本翻頁的聲音,不由自主地來到了圖書館的角落,那裡的牆上還釘著之前他為端午畫下的肖像畫。在牆上突然出現的黑洞裡,一天看到了自己和端午的身影,一身古裝打扮的他們四目相對,端午還信誓旦旦地對他說要創造屬於自己的答案。

 

第15集:一天逐漸覺醒 白經越來越在意端午

 

一天雖然從黑洞裡看到了自己和端午,還有總伴隨在端午左右的淩霄花,卻還是什麼都想不起來。端午的眼睛總是不由自主地望向一天,看著他在女生中的人氣越來越高,卻唯獨忘記了自己的樣子,更加傷心失落。

南柱的母親和女同學們都時不時地羞辱珠多。南柱從人群中救走了珠多,並當眾宣佈珠多是自己的女朋友,同學們一片譁然。端午和道華也都慨歎,兩人最終還是都屈服在了作家的筆下。同樣不滿自己人設的還有白經。在漫畫裡,他被設定成了並不真心喜歡端午、背後捅未婚妻一刀的壞人角色,便打算反抗角色,主動找到端午,提出代替一天幫她改變命運。但端午清楚,能在漫畫場景裡自由行動的只有一天,所以幫自己改變命運這件事並非人人都能代替。

一天雖然想不起和端午有關的一切,卻莫名其妙地總是很在意她,還夢到自己和端午都變成了古代的打扮,在古代的圖書館裡相遇,一天還扶住了失足摔倒的端午。沒過多久,從夢中驚醒的一天便在圖書館裡再次遇到和扶住了失足摔倒的端午,竟然和夢中的畫面一模一樣,讓一天更加納悶了。不僅如此,當一天看到白經牽著端午的手時,立刻不受控制地上前分開了他們。

隨著翻頁的嘩啦聲,端午在醫院中醒來。因為自己的健康狀況不佳,醫生又加大了用藥數量,端午明白自己剩下的時間不多了。白經自從有了自我意識後,發現自己並不像劇情設定的那樣,只是假意迎合端午,而是真的越來越在意她。他不僅能記得漫畫場景裡的端午,也能記得場外真實的端午,記得兩人從小一起長大的點點滴滴。端午卻認為這一切都是作家的設定而已,無力改變命運的她也決定從此忘記一天。

一天在夢境中看到,古代的自己在逛街時,在人群中發現了心儀已久的端午,還買下了端午喜歡的淩霄花掛墜。醒來後就在白經的書包上發現了淩霄花的匙扣,便焦急地追問來源。當得知這是端午送給白經的禮物時,一天的眼中不禁滑過一絲失落。

 

第16集:白經端午兩家談論婚事 一天找回和端午的記憶

 

珠多以幫自己實現願望為由,勸南柱和道華和好,南柱當然言聽計從。可珠多並未因南柱的告白,就答應做他的女朋友。因為她已經受到了來自南柱母親的威脅。珠多的獎學金和奶奶的醫療費,都是由南柱家的財團援助的,在愛情和生計面前,珠多陷入了兩難的抉擇。

白經破天荒地主動給端午送上了禮物,還差遣一天幫自己買來了花束。端午則按照劇情設定,和一天結伴給白經挑選了網球拍作為回贈。可這些都不是真正的端午想做的,和一天回來的路上,端午無意間提起對劇情設定的無奈,不料一天卻意外地回答,如果不是真心喜歡白經,那就改變它好了。端午又何嘗不想,她流著淚告訴一天,就因為自己對命運的反抗,才導致現在與一天的形同陌路,經歷過一次失去的端午不敢再冒險了。一天聽不明白,為何自己明明就叫一天,端午卻總說他不是一天,還總說他什麼都想不起來。只有端午清楚,雖然回歸的一天又重新找回了自我意識,但這個自我裡,卻再也沒有了端午。

白經為了查看劇情發展,到處尋找漫畫書,卻在圖書館的相同位置發現了一本《淩霄花》的漫畫,裡面不僅畫著端午,還說著和現代的端午一樣的臺詞。就在他想一探究竟時,書被李美才奪了過去。李美才為防止再生事端,直接將《淩霄花》燒掉了。

端午和白經兩家人又聚在一起吃飯,並按照劇情設定,將兩人的婚事提上了日程。可這根本不是端午的真心,和白經單獨相處的時候,端午直白地表達了不喜歡白經的事實,讓白經傷心不已。那些兩人從小青梅竹馬的記憶,白經明明都還記憶猶新。端午也同樣陷入了迷茫,不知道哪些感情是劇情設定好的,哪些又是真實的。

迷茫的端午久久地站在十字路口,不知該何去何從。自從有了自我,端午反而變得越來越痛苦,這一刻,她甚至希望自己從來沒有過記憶,還是那個沒有自我的群演端午。正在這時,端午的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天的聲音。原來,一天在盛開的淩霄花下,重新找回了和端午的記憶,他現在什麼都想起來了,記得自己曾是13號,手上也重新有了傷疤。一天牽起端午的手,發誓從現在開始,要一直陪伴在端午的身邊。

 

第17集:一天找回全部記憶 和端午心心相印

 

一心想找回記憶的一天,在圖書館的角落裡發現了牆上顯現的黑洞,便伸進手去想一探究竟。可沒想到的是,掌心隨即傳來一陣劇痛,一天忍不住縮回了手臂。手上的傷疤又回來了,一同回來的,還有和端午所有的記憶。

得知一天找回了全部記憶,端午和道華都非常開心。端午甚至久久不願與一天分開,就怕下一個場景裡,一天又會變成形同陌路的路人。一天鄭重其事地向端午承諾,從今往後,他永遠都不會離開端午,也會永遠在身邊保護她。可已經意識到自己喜歡端午的白經,卻總想讓她回歸到劇情設定的樣子,回到癡迷于白經的狀態。白經還警告一天安安靜靜地當個群演就好,不要再妄圖改變命運了,卻被一天毫不猶豫地拒絕了。如今的一天有了想永遠保護的人,再也不甘心遵從中劇情的設定,只做一名白經的追隨者了。

端午和一天翹課出去散心,兩人先是來到了一家古董店,看到店中陳列了許多漫畫書中的道具。兩人還一起邊吃邊玩,一起拍照留念,渡過了一段開心的時光。

 

第18集:端午命不久矣 白經嫉妒端午一天

 

一天和端午在洗手池邊玩耍時,突然看到了古代時的自己,和同是一身古裝打扮的端午一起戲水的畫面,連說的話都是一樣的,不禁怔住了。他和端午在一起時,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白經總想找一天的茬,故意讓一天幫自己打下手,因為按照劇情的設定,一天是白經的死忠追隨者。可有了自我的一天卻不再聽話,反讓白經改變一下每次都欺負別人、讓別人傷心的設定值。

南柱打算正式地向珠多表白,特地精心佈置了一場浪漫的告白儀式,卻被一直單戀南柱的世美等人破壞了。世美還把珠多關進了化學試驗室,以示報復。得知消息的道華先南柱一步找到了珠多,並陪伴他一直到南柱找到珠多的場景為止。珠多看著這樣的道華,自我意識開始慢慢覺醒。

端午的心臟病發作得越來越頻繁了,醫生推斷她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一年的時間。端午的父親不願連累白經,萌生了退婚的打算。但白父為了生意,信誓旦旦地在端午父親面前承諾幫端午實現願望,提前給端午和白經舉行婚禮。

白經總想找到被李美才搶走的《淩霄花》,欲在裡面尋找答案。看著越來越紛亂的世界和越來越多覺醒的角色,李美才意識到,這些都和作家一直在書中沿用已經用過的角色有關。現在發生的這些事,既是已經發生的,又是將要發生的,甚至連故事和臺詞都一模一樣,難怪書中的角色會產生自我。更或許悲劇還會如上一部作品那樣重演,知曉了一切的李美才甚至希望自己什麼都不知道,只是一個沒有自我的群演。

火爆的白經非要在網球場上和一天一較高下,卻意外地輸給了一天。白經忍受不了非劇情設定的情景出現,嘲笑一天和端午都是配合自己的群演罷了。一天警告白經,他絕不容許白經用任何方式傷害到自己心愛的端午。

 

第19集:端午意識到愛上一天 白經知曉一天可以更換場景

 

一天明確告之了白經,自己喜歡端午的心意,並警告他以後不許再像之前那樣,隨意欺負端午了。白經輸掉比賽就已經很沒面子了,又和一天成了情敵,讓他更加窩火,便一個人跑到天臺舒緩心情。氣憤的白經一腳踢翻了天臺的垃圾桶,卻在裡面看到了李美才當初燒掉《淩霄花》時的書本碎片,發現在《淩霄花》裡的端午,除了打扮變成了古裝之外,形象和臺詞全都和現在一模一樣。

每當和一天在一起的時候,端午都非常非常開心,一天也像之前承諾的那樣,一直陪伴在端午左右,待她很是溫柔體貼,眼神也不自主地一直望向端午。端午逐漸意識到自己是真的愛上一天了,這讓情竇初開的端午在面對一天時,突然變得有些不知所措。一天卻覺得有些害羞的端午更加可愛了。

一天在睡夢中,又見到了一身古裝打扮的自己和端午在一起的情景。端午腰上系著的,正是之前他們遊學時,無意撿到的那枚淩霄花的掛墜。一天意識到,這一切的發生都不是巧合那麼簡單,正如李美才之前告訴他的,他的出現並非偶然。

南柱重新佈置好了講堂,並約了珠多見面,準備正式向她告白。

白經從道華那裡得知,一天有著可以更換場景的特殊本領,之前白經當眾告白端午的那個場景,便是一天為了成全道華想告白珠多的心,故意更換的。白經為了讓端午重新回到自己身邊,便也想更換場景。可李美才卻明確告之他,更換場景的事並非人人可為。因為更換的場景,也是作家用筆劃出來的,而且無論場景怎樣更換,作家想實現的事情,是無論如何都會實現的。

 

第20集:珠多狠心拒絕南柱 一天向端午告白

 

白經嘲笑一天,作為一個群演,他在場景裡是不可能贏了自己得到端午的,這讓一天十分介懷。而且端午的心臟病越來越嚴重,一天迫切想改變端午的設定,不管代價是什麼。一天做了一個試驗,在原本的主場景設定中,端午會病發暈倒,而身為主人公的白經會將她送往醫院。一天在端午病發前,及時將她檢測心臟用的手錶戴在了世美的手上,世美代替端午暈倒在地,成功吸引了白經的視線。一天則抱著暈倒的端午趁機跑走,成功改變了白經救端午的場景設定。白經看著一天和端午的背影,第一次感到了挫敗和無力。

就在南柱準備向珠多告白時,南柱媽媽先一步趕到,硬把南柱叫走,去參加家族企業的重要活動,留下一個空蕩蕩的講堂給珠多。南柱只好再次約珠多週末見面。得知消息的南柱媽媽提前找到了珠多,不僅抬手就打了珠多一巴掌,還警告她離南柱遠一點。受盡屈辱的珠多只能壓抑住喜歡南柱的心,故意撂下狠話,要和南柱到此為止。

按照劇情的設定,端午的心臟病越來越嚴重了。可她和一天才剛剛開始,端午還不想死。為了能和一天多呆一會兒,端午週末來到學校和一天一起玩耍,度過了無比開心的一整日,還和一天相約,在校園裡最古老的那棵樹迎來300歲生日那天,再次相約樹下。

可不幸的是,端午卻碰巧在這天,被作家安排住進了醫院。一天在古樹下從早等到晚,也沒有等到端午的身影。時間就這樣一天天過去,無論端午和一天如何想盡辦法逃離,卻都無法在場景中脫身。

轉眼過去了二十多天,在一次白經來探望時,端午突然能從場景中抽身出來了,便立刻迫不及待地跑去學校見一天。在端午心裡,如果自己的命運註定無法改變,那麼她寧願在剩下的時間裡,時時刻刻都和一天在一起。

端午找遍了整間學校,最後終於在古樹下,見到了一直苦苦等待的一天。一天緊緊抱住久未相見的端午,並向她正式告白,兩人忘情地擁吻在一起。

第21集:端午一天相戀 白經瘋狂嫉妒

端午不顧身體的虛弱和白經的勸阻,跑出病房與一天見面。在校園的古樹下重逢的兩人兩情相悅、無比幸福,甚至希望時間就此停止。而獨守病房的白經卻嫉妒地快發瘋了。從小,他陪伴著病弱的端午一起長大,哄她吃藥,給她送花,甚至無比害怕唯一對他露出笑容的端午,會像自己的親生母親那樣,有一天會突然撒手人寰,留自己在這個孤獨的世界上。

第二天上學時,一天還主動在校園裡牽起了端午的手,他太喜歡端午了,一時一刻都不願離開她。白經固執地認為,端午之所以喜歡一天,僅僅是因為一天能改變主場景。而身處幸福之中的端午已經不在乎他怎麼說了,就算在作家的筆下,她和一天只是眾多群演中的、無足輕重的兩個,可端午還是想改變自己的設定,和一天相伴著長長久久地活下去。

南柱被母親逼著出國,他放不下珠多,想和她一起出去。可珠多早就知道這條路根本走不通,含淚拒絕了南柱。在道華的安慰下,才破涕為笑。

被逼瘋的白經當著李美才的面兒發誓,要將一切回歸正軌。這讓李美才想起了在上一部漫畫中,自己身為嫡傳的太子,被庶出的白經爭奪皇位的事。在《淩霄花》中,身為大君的白經,在時任大臣的白父挑唆下,意圖謀取李美才的皇位。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的端午,都有一個浪漫的夢想,就是想看到佈滿繁星的夜空。一天打算幫她實現這個願望。

第22集:一天找回古代記憶 不甘心與端午分離結局

學校裡新來了一名叫金蘇香的轉學生,她的設定是要阻攔改變主場景的人,避免重蹈《淩霄花》的覆轍。

陷入愛情的端午總是不能相信自己突如其來的幸福,一次次地找一天確認。一天對端午十分寵溺,讓端午一次次感受到了愛情的甜蜜。這是作家筆下沒有的,也是白經百思不得其解的。因為無論古代還是現代的設定裡,一天都是自己最忠實的下屬。

一天不斷想起古代的記憶。在上一部漫畫中,妄圖篡位的白經一心想爭取到重臣殷武英的支持,但殷武英為人剛直清廉,根本不會同意此等謀逆之事,白經便派一天跟蹤殷武英的女兒端午,並故意製造機會不斷和端午巧遇,設計讓端午愛上自己,好借此逼殷武英就範。

一天卻隨著對端午瞭解的深入,無可救藥地喜歡上了清純可愛的端午,甚至願意為她付出一切。他也曾試著去改變場景,阻止不懷好意的白經,保護心愛的端午,卻苦於無能為力,該發生的事怎麼都會發生。

找回記憶的一天知曉了自己和端午最終會分離的未來後,不禁流下了傷心的眼淚,他不甘心自己心愛的端午,最終卻成了白經的戀人。可李美才卻警告他,不要試圖改變主場景,重複上一部的錯誤,因為那樣會給無辜的人帶來傷害。

又到了白經母親的忌日,可父親和後母卻根本記不起此事,反而要慶祝同在一天的結婚紀念日。傷心的白經獨自一人去給母親掃墓,細心的端午隨後而至,讓白經感動不已。白經由感而發,忍不住向端午表達了愛意,一反常態的表現反而讓端午有些意外。

端午又病了,一天除了等待卻什麼都不能為端午做,感到十分內疚。陷入思念的一天猛然想起端午想看繁星滿天的夢想,便在階梯教室中人為製造了星空的景象,給了端午一個大大地驚喜,並表達了願為端午付出一切的真心,讓端午感動萬分。

第23集:一天白經奪愛端午 白經懷疑劇情並未改變

白經無意中看到一天潛心為端午製造的星空美景,為一個群演竟比自己這個主角還搶鏡嫉妒得發瘋,便一邊詢問李美才自己和端午一天三個人的結局,一邊吐露了想改變場景讓一切都回歸原位的想法。而在上一部作品中,李美才就是因為白經的擅自改變,失去了本屬於自己的一切,至今對他都恨意難消,不肯向白經透露一個字。

白經從《淩霄花》殘存的碎片中,看到了與現實中完全相同的場景和臺詞,便大膽猜測一天並非真的能改變場景,反而極有可能是仍然按照作家的想法行進的。便故意揶揄一天並非真有神力。一天並不認可此種說法,因為作家雖然畫出了他,卻沒有畫出他對端午的愛。他所摯愛的端午,在白經眼中或許只是一名不足為道的群演,但卻是一天眼中唯一的女主角。為了端午,一天就算再消失一次也在所不惜。

一天還回憶起在《淩霄花》中,端午就因為受不了白經的冷漠和敷衍,向父親提出了悔婚,與身為白經侍衛的一天相知相戀,每一個畫面都無比幸福,淩霄花的掛墜也是一天送給端午的定情之物。一天將這些盡數講述給端午聽,還告訴她兩人在上一部作品中也都有了自我,不願永遠活在作家的筆下。

南柱從哥哥口中得知了母親曾去找過珠多的事,才明白珠多對自己為何會有那種反應。珠多也漸漸產生了自我,不願再屈從於漫畫中的設定卑微的活著,並開始反抗女同學的欺侮。她的反常表現讓道華很是納悶。

白經在《淩霄花》碎片中看到了端午會和自己悔婚的場景,便提前告之了端午,端午不以為然。按照劇情的發展,端午的心臟病已經嚴重到了不得不手術的地步,從醫生辦公室出來後,端午便向前來探望的白經,脫口而出了悔婚的話。劇情的反轉讓端午自己都很震驚,更奇怪白經是如何提前知曉的。白經很肯定地告訴端午,其實一切都沒有也永遠不會改變。

 

第24集:端午一天道華攜手 再次改變既定場景

 

陶藝課上,老師讓同學們兩人一組自願結合,一起製作陶藝作品,陶藝課瞬間變成了同學們的戀愛課。端午和一天也愉快地結成一組,完全無視白經的存在,把他晾在了一邊。一天的溫柔相待和柔情蜜語讓端午的心跳不斷加速,用來測心跳的手錶連續響個不停。老師擔心端午的健康,強制讓她坐到一邊休息,把一天和白經這兩個情敵硬派到了一組。

端午父親按照劇情的發展,為端午要做心臟手術的事來學校請假,並在樓梯上巧遇了端午和白經。白經當著殷父的面牽起了端午的手,鄭重承諾永遠不會和端午解除婚約。一旁的一天只能眼睜睜看著這一切,卻無能為力。

古代端午的命運也是如此。明明心中有了其他喜歡的物件,卻還是要屈從於命運,和白經成親。入夜,思念心切的一天冒著被發現的危險,偷偷來看望端午。兩個有情人卻不能終成眷屬,端午心痛地伏在一天的懷中哭泣不止。夢到這一幕的一天看著教室裡毫不知情的端午,不禁心中一凜。

端午在校園中碰到了手持《淩霄花》碎片的白經。當她的手接觸到碎片的一刻,立即看到了白經拿著戒指當眾向自己求婚的未來。端午不甘心被作家隨意驅使,不顧白經的反對,堅持要改變掉這個場景。

端午叫來了一天和道華幫忙。道華臨時更換了白經為求婚準備的視頻,一天則負責關掉音控和燈光。可事到臨頭,一天的身體卻突然不受自己控制了,根本按不下按鈕,劇情也就只能按照作家設定的進行。就在白經即將為端午戴上戒指的一刻,一天憑藉堅強的意志,忍著手上的疼痛,終於拔掉了控制室的電源,現場頓時一片漆黑。片刻之後,同樣的場景再次上演,主角卻不再是白經和端午,而變成了其他同學。

白經在撿拾掉在地上的漫畫碎片時被同父異母的弟弟看到,在與弟弟的交談中,白經發現他也有了自我意識,弟弟告訴他,只要按照作家的設定走下去,白經一定會是幸福的。可仍沉溺在痛苦中的白經卻根本不信。白經在研究殘存的漫畫碎片時,突然意識到一天之所以能改變場景,是因為作為群演,可以隨意進出場景而不被作家發現,並在空白中創造出新的場景,從而影響到既定的劇情。如果要使一切回歸原位,就需要重新找回既定場景。

一天在幫端午改變場景時,看到了端午在上一部作品中死去的結局,為此心中惴惴不安。端午也同時看到了自己在這部作品中死去的未來,害怕得抱住一天久久不肯撒手。

 

第25集預告:端午預見到死亡結局

 

端午看到了自己死在手術臺上的未來,為永遠地失去一天而感到害怕。一天也為端午的生命即將截止感到無比心痛,如果端午死了,那對一天來說,將會是無法挽回的傷痕。

白經埋怨一天,就因為他擅自改變了場景,讓端午付出了必須要接受手術的代價,並嚴厲地警告一天,端午從一開始就不是他能保護的。

 

 

UKLIN24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