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醫生約翰/醫生耀漢》分集劇情介紹(1-32集)大結局-更新至第15集

【劇名】:醫生約翰/醫生耀漢(韓語:의사요한,英語:Doctor John)
【播送】:韓國SBS
【類型】:SBS金土劇
【首播】:2019年7月19日
【時間】:每週五、六晚播出
【接檔】:綠豆花 
【編劇】:金智允《清潭洞愛麗絲》、《海德基爾與我》
【導演】:趙秀沅《聽見你的聲音》《匹諾曹》《雖然30但仍17》
【主演】:池晟、李世榮、李奎炯

劇情介紹

痛症醫學醫生和圍繞著安樂死的爭議的醫學劇,將描寫尋找因為原因不明的急性、慢性疼痛而受苦的患者們的謎一般的疼痛原因的過程。

人物介紹

 

車約翰-池晟 飾演

麻醉痛症醫學系教授

他不是天才而是天才醫生。患者從進入診療室到就座,十秒便能瞭解並掌握患者的身體狀況,因此被稱為「十秒」的最年輕教授和最受期待的醫生。

擁有令人無法討厭的傲慢,和沒有絲毫誤差的正確判斷力。

姜詩英-李世榮 飾演

首爾韓世醫院麻醉痛症醫學科住院醫師。

是輕鬆考上醫學院並一直在大學裡保持成績第一的天才,實力很像理性的媽媽;傾聽患者的話,偶爾流淚的共鳴能力像醫院理事長父親。

孫石基-李奎炯 飾演

首爾南部地方檢察廳刑事三部檢察官,也是3年前車約翰執行安樂死的尹成奎事件的負責檢察官。

是一個不妥協於違反任何法律的原則主義者,堅持反對死刑制度的立場。

就像電影「黑暗騎士」裡的哈維·丹特一樣,是一個把實現正義視為最高目標的大韓民國檢察官。

 

文泰京-金惠恩 飾演

韓世醫院理事長夫人,麻醉科科長兼手術室室長,詩英和美萊的媽媽。

1集:江詩英來到監獄車耀漢出面救人

江詩英是一個性格直率的醫師,她在監獄中工作,很擅長對付各種難纏的病人,無論是自虐吞下棋子的,還是無事生非故意找茬的,江詩英都能把他們治得服服帖帖。這天,有一個病人忽然突發急症,暈倒在外面,呼哧呼哧地喘著粗氣,誰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了,江詩英也無法尋找此人的病因。

正當眾人束手無策時,編號為6238的犯人車耀漢站了出來,稱這個病人先是被魚刺紮了喉嚨,然後又吃了過期的火腿腸導致感染,所以,患者現在是深喉部感染。江詩英雖然不知車耀漢說的是真是假,但看此情況,她也只好硬著頭皮,按照車耀漢的指揮實行搶救。

很快,病人慢慢恢復了正常,車耀漢起身離開,仿佛剛才的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江詩英對車耀漢的能力表示驚歎,她沒想到,這個年輕男子竟然如此厲害。首爾韓世醫院麻醉痛症醫學科的科長閔泰景得知江詩英去監獄當醫師了,她感到很驚訝,因為詩英曾經頹廢過一段日子,沒想到終於振作起來了。

 詩英偶然得知,車耀漢剛來到監獄的時候,被許多犯人欺負,甚至有人在車耀漢的胸膛上劃了一刀,不過,令所有人驚訝的是,車耀漢竟然要來了手術專用的針線,就這樣面帶微笑地站在眾人面前,一針一線把自己的傷口縫合了,沒用一點兒麻醉藥。

所有犯人和獄警都看得目瞪口呆,從那以後,車耀漢便在監獄中樹立了威望,沒有人敢再招惹他。詩英也驚呆了,她無法想像,車耀漢怎麼能不用麻醉,那該有多疼啊。其實,詩英心裡一直有一道跨不過去的檻,她曾經沒有及時救回一個病人,這讓詩英十分愧疚,寢食難安。

監獄裡有一個年輕犯人下周就要出獄了,可車耀漢卻發現此人手掌上有紅色斑點,他心知不妙,但臉上還是不動聲色。車耀漢在監獄裡遇到了詩英,他嘲諷詩英身為醫師,卻無法及時辨別病症,真是沒用。詩英氣得瞪大了眼睛,她承認自己剛才的表現不如車耀漢,但自己也是努力去做了,實在不應該被諷刺。

不僅如此,車耀漢還從一些細節裡看出詩英即將前往馬達加斯加,詩英大吃一驚,她的確有逃離這裡的想法,因為她覺得只有到了那個小島,自己才能忘記痛苦的一切,重新開始。年輕犯人去找詩英看病,詩英沒有檢查出什麼大毛病,見他有點發燒,便開了一些抗生素和退燒藥。誰知到了晚上,這名犯人突然抽搐,手上和腳上的紅斑越來越多,可詩英此刻已經離開監獄,去外面打車準備離開。車耀漢見情況不妙,趕緊讓人把詩英叫了回來,讓她跟著患者一起去醫院。

 

2集:車耀漢因安樂死入獄詩英緊急搶救患者

 

詩英跟著患者上了救護車,一路來到急救室,她按照車耀漢的囑咐,讓醫院先檢查患者的腎臟。醫生得知詩英是聽了車耀漢的話,不禁不屑一顧地笑了,他告訴詩英,車耀漢就是一個被取消了執照的醫師,因此才進入監獄,這種人的話怎麼能輕易相信呢。很快,患者的檢查結果出來了,尿檢是陽性,詩英和醫生這才認識到,車耀漢說的話是對的,於是,他們趕緊聯繫車耀漢,得知患者可能得了法布瑞氏綜合征。

這種病的概率非常小,但是從目前情況來看,患者很有可能就是法布瑞氏綜合征,於是,醫生們趕緊安排患者做腎臟活檢,詩英也長出了一口氣。這一次,詩英沒有逃避,她決定留下來照顧患者。詩英想聯繫患者的家屬,但卻根本找不到人,就連患者一直掛念的姐姐都不知身在何方,詩英只好守著患者,在裡面整整待了一夜。第二天一早,活檢結果出來了,醫生們認為患者不是法布瑞氏綜合征,詩英便趕緊回到監獄,將這個結果告知車耀漢。

 不僅如此,詩英還查到了車耀漢進入監獄的原因,原來,在三年前,車耀漢給一個癌症晚期的病人注射了可致死劑量的麻醉藥,讓病人安樂死了,這種做法違背了醫生的原則,法院便判處車耀漢故意殺人,讓他入獄改造。詩英強烈譴責車耀漢的做法,可車耀漢卻表示,當無法醫治患者的痛苦時,還不如幫患者早日脫離苦海,免得受罪,所以,自己才給當初的患者實施了安樂死。

正當兩人爭執不休時,醫院忽然傳來消息,疑似患有法布瑞氏綜合征的患者逃跑不見了。詩英趕緊和當值醫生出去尋找,結果在天臺發現了患者的身影,只見患者意識模糊,雙腳已經踏出了欄杆外面,兩人急忙沖上前,這才將他拽下來。患者呢喃著告訴詩英,自己剛剛聽到了母親的聲音,詩英意識到,患者不是想尋短見,而是出現了幻覺。也就在這個關鍵時刻,患者的父親趕來了醫院,詩英這才知道這位患者有遺傳病,他的母親和姐姐都是死于全身疼痛。

於是,詩英將自己的診斷結果告知其他醫生,但是其他醫生卻執意認為這根本不是法布瑞氏綜合征。這時,車耀漢服刑結束出獄來到醫院,他據理力爭,稱患者現在必須趕緊進行ERT治療,否則就會因為法布瑞氏綜合征慘死。可是,車耀漢已經被吊銷了執照,無人相信他的話。詩英看著車耀漢爭辯,她靈機一動,索性拿起ERT試劑,麻利地給患者換上,所有醫生都驚呆了,沒想到詩英會如此大膽。

這時,患者的父親帶著哥哥趕來,他的哥哥也是重病纏身,醫生們猶豫地對他的腎臟進行活檢,結果發現了斑馬體,說明可以確診患者哥哥是法布瑞氏綜合征,由此看來,該患者也必定是法布瑞氏綜合征,這說明車耀漢的診斷沒有錯誤。

 

第3集:車耀漢找到新工作 車耀漢為朱亨宇診治

車耀漢在出獄後就去觀看拳擊比賽,在比賽過程中,一名拳擊手朱亨宇的眼睛受傷了,車耀漢見他傷勢嚴重,便趕緊上前醫治,否則,這名男子絕對會失明。不過,儘管車耀漢醫術了得,他找工作的事情還是成了一個難題,不僅因為他的執照被吊銷,更重要的是,沒有醫院敢接收這樣一個有前科的醫生,在他們眼中,車耀漢是一個災難般的存在。

在車耀漢走投無路時,詩英的母親出面,坦然接收了車耀漢。詩英在醫院裡看見車耀漢,得知他成為了自己科室的教授,感到非常驚訝。與車耀漢一起來的還有青年才俊李郁俊醫生,大家對李鬱俊非常歡迎,對車耀漢卻避之不及。好在車耀漢也不計較這些,還願意跟大家探討患者病症。

車耀漢不管其他人的眼光,而且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夠來到這家醫院,是因為詩英的母親。李郁俊主動與車耀漢聊天,他告訴車耀漢,自己是特意申請調過來的,就是為了打破車耀漢從來沒有誤診的傳奇,總有一天,李鬱俊要指出車耀漢的錯誤。車耀漢無奈地搖了搖頭,醫生的天職是救死扶傷,而不是比賽,這種價值觀本來就是錯誤的。

車耀漢轉身離開,正好看見詩英,自從那次搶救事件之後,詩英對待車耀漢就很信任,也因此不再逃避過去,勇敢地重新站到醫生的崗位上。大家在私下裡討論車耀漢,那些分配到車耀漢組內的實習醫生都很不滿,認為自己實在倒楣,竟然來到殺人犯的組內。好在車耀漢對大家的言論並不在意,他非常負責任找到了來醫院醫治眼睛的朱亨宇,表示朱亨宇的身體出了問題,才會影響到眼睛。

可是,朱亨宇卻偏偏不肯相信車耀漢的話,他恢復了一段時間,覺得自己的眼睛沒什麼問題了,便執意離開。於是,車耀漢讓詩英等人攔住朱亨宇,並且明確告知,朱亨宇恐怕是患了腦部疾病,才會影響眼睛。誰知,朱亨宇卻仍然不肯就診,其實,他知道自己生病了,但因為害怕面對,這才一直逃避。

詩英緊緊追著朱亨宇,想讓他住院,朱亨宇激動之下竟然暈倒了,車耀漢由此更能判斷,朱亨宇應該先檢查神經科,問題一定出在這裡。於是,車耀漢去見朱亨宇,想盡力說服他就診,可朱亨宇冥頑不靈,終於,他體力不支,在醫院裡出現了心力衰竭的狀況。與此同時,醫院外面聚集了許多人,紛紛抗議車耀漢在這裡就職,醫院內外都是一團亂麻。

朱亨宇出現呼吸衰竭,卻沒有醫生敢去搶救,因為害怕擔責任,關鍵時刻,只有車耀漢趕來搶救,詩英看著車耀漢,心中非常疑惑,眼前的車耀漢,和三年前給患者實施安樂死的車耀漢,真的是同一個人嗎?經過一整夜的思考,車耀漢可以斷定,朱亨宇患了重症肌無力症,他趕緊讓手下的實習醫生給朱亨宇做進一步的檢查。

4集:車耀漢拯救朱亨宇詩英勇敢進入手術室

朱亨宇曾經留下話,如果自己需要用呼吸機維持生命,那就出院放棄治療,可是,醫院根本不敢讓他出院,生怕這份責任會落在醫院投訴。朱亨宇的妻子非常瞭解丈夫,她知道丈夫是一個拳擊冠軍,一定不願躺在病床上了此殘生,所以才提前留下話來,可朱亨宇的父親絕對不允許醫護人員放棄兒子。科長決定不讓車耀漢加入對朱亨宇的治療,車耀漢非常無奈。詩英得知朱亨宇要做檢查了,檢查結果顯示肺炎症狀惡化,導致呼吸障礙。就在這時,朱亨宇睜開了眼睛,他的家人欣喜若狂地圍在旁邊,聲淚俱下地呼喚著朱亨宇的名字。

車耀漢偷偷查看朱亨宇檢查的胸片,並沒有在裡面看到胸腺瘤或者胸腺增生,但根據醫生開的抗生素來看,已經開了左氧氟沙星。詩英分析道,如果朱亨宇得了重症肌無力,那麼注射左氧氟沙星也許會導致惡化。車耀漢贊同詩英的觀點,他準備用另一種藥物去做驗證,看看朱亨宇是否真的患了重症肌無力症。就在這時,朱亨宇的病情忽然加重,車耀漢飛奔過去,打算為他注射另一種藥物,其他醫生大吃一驚,生怕發生醫療事故。只見朱亨宇此刻已經開始呼吸困難,車耀漢急忙扯下了他的面罩,詢問朱亨宇是否願意嘗試治療。

 朱亨宇四肢抽搐,他費力地張開嘴唇,表達願意賭一把,車耀漢趕緊為他注射藥劑,暫時消除了重症肌無力的症狀,很快,朱亨宇能夠支撐著坐起來了,雖然只是暫時的,但好在找到了真正的病因,不至於藥不對症。朱亨宇的家人非常感激車耀漢,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氣,更加佩服車耀漢的本事。朱亨宇自然也感激涕零,他發現車耀漢不僅是一個救死扶傷的醫生,更重要的是,車耀漢拯救了自己的家庭。詩英對車耀漢越來越崇拜,她沒有想到,車耀漢僅僅憑藉症狀就能看出病因,詩英望向車耀漢的眼神中,逐漸增添了一絲愛慕。

不過,讓詩英不理解的是,這樣一個優秀的醫生,當初怎麼會殺死自己的患者呢?車耀漢嚴肅地回答詩英的問題,他並不對這段往事感到後悔,因為那是患者最大的需求,與其每天在痛苦中掙扎,讓他看不到生存的希望,還不如幫助他擺脫痛苦。詩英一直有一個心結,她在給父親做手術的時候,發生了嚴重的醫療事故,父親因此變成了植物人,詩英也一直不敢重新返回崗位。如今,她的父親在病床上發生心顫,所有人都趕緊跑去救治,詩英卻躲在樓梯間嚎啕大哭,不敢面對。車耀漢找到詩英,鼓勵她要勇敢面對,詩英這才鼓起勇氣來到手術室。

 

5集:詩英父親攀岩受傷車耀漢接到特殊患者

 

原來,詩英和父親都是攀岩愛好者,在很久以前的一天,父女倆一起去攀岩,沒想到父親的攀岩設備突然斷裂,他就這樣摔下了懸崖,血肉模糊。詩英趕緊找到父親,打電話向外界求救,可是由於處在荒郊野嶺,電話總是打不出去,最後,天空下起大雪,就算詩英的母親報警尋人,也因為天氣原因無法派出救援。詩英的父親就這樣躺在野外,他痛不欲生,甚至想讓詩英放棄自己,最後,父親雖然得救了,但卻成為了植物人。詩英的妹妹美萊痛恨姐姐害了父親,狠狠地打了詩英一巴掌,詩英只是流淚,卻無法反駁,她心裡十分懊惱自責,恨不得自己替父親去受罪。

現在,詩英父親的情況很糟糕,如果家人不放棄治療,他就會一直痛苦下去,但作為家人,又不忍心放棄他的生命,這真是一件為難的事情。這天晚上,下起了瓢潑大雨,車耀漢坐在外面,看見詩英也闖入雨中,他急忙過去為詩英撐傘,並且帶著她去吃燒烤。第二天,醫院裡的眾人都在傳聞車耀漢成了名醫,原來,是朱亨宇接受了媒體的採訪,大力宣揚車耀漢的醫術,將他塑造成了一位名醫。

 從此,車耀漢工作的醫院名氣大增,有很多患者慕名而來,爭著喊著讓車耀漢看病,還有一些人總以為自己也跟朱亨宇一樣,患了重症肌無力症,讓醫生們哭笑不得。比如今天就有一位男性患者,說什麼也要車耀漢來診治,車耀漢只好走出去,卻發現這名患者是大題小做。這時,一個母親帶著她的兒子來看病,這個男孩正值青春期,他的胳膊被刀切開了很大的口子,鮮血淋漓的傷口翻卷出來,裡面血肉模糊。

大家都大吃一驚,勸這位母親帶著兒子去外傷科醫治,而不是來疼痛科,這時,車耀漢走過去端詳著男孩,他突然將手插入男孩的傷口,眾人駭然失色,可男孩卻似乎根本感受不到疼痛,表情麻木。車耀漢便吩咐助手準備病床,這正是需要疼痛科救助的病人。男孩躺在病床上,車耀漢沒有給他打麻藥,就開始用酒精消毒,縫合傷口,觀看者都倒吸一口涼氣,覺得痛入肺腑,可男孩依然無動於衷。

根據男孩母親所說,這名男孩的哥哥被人欺負,他便替哥哥出頭,讓施暴者毆打自己,因為自己不會疼痛。而且,男孩還割開了自己的胳膊。大家聽著只覺得驚奇,車耀漢說道,男孩患的是CIPA,也就是無法感受到痛症、冷點、溫點的無痛覺症,哪怕是內臟破損、骨頭斷裂,也感受不到一絲一毫疼痛,這是相當危險的。

車耀漢給男孩做檢查,他囑咐男孩要把自己當成玻璃人,因為就算受了致命傷,也可能因為不痛而無法感知。男孩早就知道自己的病情,他神色懨懨,覺得自己根本活不過二十歲。另一邊,一個患CRPS的病人也在苦苦掙扎,他能夠感受所有微小的疼痛,哪怕微風拂過皮膚,也會像刀割一般疼痛,所以,給這種病人打針檢查是非常困難的,這對於病人來說,就跟酷刑沒有區別。

其實,在車耀漢的記憶裡有一段悲痛的過去,他的父親就是CIPA患者,就算受傷也不知道哪裡痛,所以危及生命,而車耀漢也是遺傳自父親,他也是CIPA患者。

6集:車耀漢再見孫石基奇錫決定做手術

孫石基來找車耀漢,他就是當初審判車耀漢,將其關在監牢的檢察官。車耀漢不知道孫石基到底要幹什麼,孫石基面帶笑容,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車耀漢不要再去當醫生。車耀漢很驚訝, 孫石基坦言,自己很害怕車耀漢,因為車耀漢不是偶然性衝動殺人,而是依靠堅定的信念殺人,並且將這個信念置於法律之上,這樣的人簡直太可怕了,而且還會影響周圍的其他人。說完這些,孫石基準備離開,車耀漢斬釘截鐵地表示,自己無所謂別人的眼光,而且,自己只會接受患者的評價,而非孫石基的評頭論足。

詩英好奇地詢問車耀漢,不知孫石基為何又來找麻煩。車耀漢無奈地表示,孫石基是怕再次出現曾經的安樂死事故,所以前來嚇唬自己。詩英很想知道,如果再次出現那樣的事故,車耀漢會不會做出相同的選擇。車耀漢也難以做出決斷,他知道詩英如今也面臨著同樣的境況,到底要不要放棄父親,這對詩英來說,是一個相當困難的抉擇。第二天,患有無痛症的男孩奇錫忽然能夠感受到痛覺了,但無痛症是根本不可能治癒的,這說明奇錫患的很有可能不是無痛症。

 車耀漢讓詩英給奇錫做腦部檢查,他懷疑奇錫的痛覺神經被外傷切斷,所以引發疑似無痛症。果然,沒過多久,奇錫就大喊大叫,覺得整只腳像是被切斷了那樣疼痛,車耀漢趕緊給他拍片子,但卻發現骨骼沒有任何損傷,而且奇錫的症狀越來越嚴重,任何止痛藥也無法緩解。另一邊,患有CRPS的病人也更加危急,他能感受到任何微小的疼痛,難以自製。詩英認真閱讀了這位病人崔勝元的日記,發現他是在女兒發水痘後患了CRPS,那麼,很有可能是水痘病毒留在神經細胞中,引發了這一系列病痛。

車耀漢認同詩英的想法,經過檢查,確定崔勝元體內果然有水痘病毒,但奇錫的檢查結果裡卻什麼都沒有,讓人意外。詩英腦中靈光乍現,她懷疑奇錫有查理斯邦納綜合症,也就是病人大腦渴望得到疼痛信號,如果實在得不到信號,就會自發性地編造出信號。車耀漢欣喜若狂,認為詩英的分析非常有道理,兩人迅速找到奇錫,車耀漢把他帶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打開了電腦,讓他看相同患者的檢查記錄,以讓奇錫明白,暫時的痛覺都是假像,必須要先接受手術治療,而不是消極等死。最後,奇錫終於答應了,詩英很好奇車耀漢到底跟他說了什麼,可車耀漢卻堅稱這是個秘密。

第二天,醫生們給奇錫做手術,治療發出錯誤痛覺神經的部位,手術進行得很成功,奇錫不再受幻覺疼痛的困擾,雖然他的無痛症還沒有被治好,但也對此充滿了信心。醫生們都很高興,大家一起慶祝成功,談起當醫生的初衷,各自都感想頗多。

 

7集:詩英發現車耀漢病情車耀漢進入隔離區

 

詩英查看醫院檔案資料,她無意中發現,車耀漢竟然也是無痛症患者。這時,車耀漢走了進來,詩英難以置信地注視著他,想知道這到底是不是真的。車耀漢告訴詩英,想當年,自己的父親吐血倒在地上,可是他連哪裡不舒服都說不清楚,而如今,自己也和父親一樣患了這不治之症。詩英這才恍然大悟,明白車耀漢之前在監獄裡的時候,為何每天都要測量心跳脈搏血壓,原來,他只能通過這種方式來關注自己的身體有沒有出現問題。車耀漢讓詩英為自己保守秘密,因為一個患有無痛症的醫生,就像是揣著一顆不定時炸彈,哪個醫院敢錄用呢。

說完,車耀漢面無表情地離開了,詩英則開始上網查找相關資料,她發現患有這種病的病人都活得不長,不由得悲從中來,紅了眼睛。第二天,車耀漢請了病假沒有來上班,詩英十分擔心,她索性查了車耀漢家的地址,直接找上門去,生怕他因為沒有痛覺而發生意外。詩英來到車耀漢門前,正好車耀漢從外面回來,詩英焦急地上去詢問他是否健康,車耀漢這才發現詩英給自己打了三十多個電話,他哭笑不得。

 車耀漢不明白詩英為何大驚小怪,詩英一本正經,凡是患無痛症的人,有一部分會在三歲前因高燒而死亡,還有一部分人根本活不過二十五歲。車耀漢將詩英帶進臥室,那裡遍佈著各種監測儀器,他每天就是這樣小心翼翼地監控著自己,以免身體出現異常而不自知。詩英驚呆了,車耀漢卻聳聳肩,這不過是自己的日常生活。詩英一想到車耀漢在監獄裡度過了三年,卻安然無恙的活著,就不由得嚇出一身冷汗。不知何時起,詩英對車耀漢已經產生了不一樣的情愫,但車耀漢卻不肯接受,他認為詩英永遠也不可能感同身受自己的痛苦。

詩英離開車耀漢的家,另一邊,孫石基又來到醫院,他跟一位患者閒聊天,沒想到患者對車耀漢曾經實施安樂死的事情並不反對,而且非常贊成。孫石基很不理解,不知道患者為何有這樣的想法,然而,世界上永遠沒有感同身受,他沒有處在被疾病折磨的時刻,自然不知患者甚至想求死一了百了的痛苦。韓國發現了一位元尼帕病毒確診患者,社會上人心惶惶,醫院接到了一位名為劉德奎的患者,此人在一年前就開始頭痛欲裂,去了好幾家醫院都無法確診病症,而且還伴有高燒症狀,巧合的是,跟著劉德奎一起做擺渡車來醫院的李多海等病人也出現了高燒症狀,幾乎可以判斷,他們都是尼帕病毒攜帶者。

事不宜遲,醫院馬上進行封鎖,詩英第一時間想到的是車耀漢絕對不能進來,否則他會有生命危險。而詩英自己剛剛也接觸了患者,甚至被患者咳出的鮮血噴到了臉上,她也有很大感染的風險。車耀漢給詩英打電話,他聽說患者有食欲降低的情況,便推測也可能不是尼帕病毒,於是,車耀漢便通過電話指揮詩英給患者做檢查,豈料患者突然失去方向感,詩英被撲倒在地暈了過去,關鍵時刻,車耀漢穿上防護服就闖進了隔離區。

8集:車耀漢發現潛伏病毒詩英為車耀漢做檢查

詩英從昏迷中醒來,她看見車耀漢,不禁又吃驚又感動,好在詩英身體沒有大礙,剛剛只是因為撞擊而暈倒。車耀漢組織大家趕緊確認患者得的到底是什麼病,因為可能根本就不是尼帕病毒。詩英非常擔心車耀漢,可車耀漢神色嚴肅,只讓詩英好好配合自己,才能確保大家都安全。根據患者所說,上周曾見了去過印度的朋友,回國後就有輕度低燒現象,不過早在一年前,患者就有慢性頭痛、食欲不振、疲勞感的現象,前不久發生嘔吐,現在則是心動過速,方向感喪失,痙攣,心悸,出現了一系列新症狀。

於是,車耀漢吩咐助理醫生們分別負責檢查患者的器官,巧合的是,有一位元醫生恰好認識患者劉德奎,知道他的職業是一名天主教神父,而且根據醫生描述,劉德奎比半年前至少瘦了二十公斤,說明他還存在體重迅速下降的症狀。車耀漢陷入沉思,一個身體健康的人怎麼會在一年前產生這麼多症狀呢,這到底是什麼原因呢。另一邊,李多海患者的手臂疼痛難忍,醫生們趕緊給她注射止痛藥物,幫助她緩解痛苦。

 劉德奎慢慢蘇醒了,他終於告訴醫生,自己因為失眠,曾經服用了大量安眠藥。車耀漢大吃一驚,但是即便是服用安眠藥導致嘔吐,也不至於瘦得這麼快。劉德奎看起來非常痛苦,他老淚縱橫地稱自己殺過人,所以才遭到了報應。正當車耀漢想繼續問清楚時,劉德奎的聽覺出現了問題,車耀漢趕緊命令詩英組織搶救。另一邊,李多海也蘇醒了,她是個截肢的女孩,雖然截了胳膊,但斷臂總是感覺到難以承受的疼痛。醫生許浚十分緊張,他經過思慮,終於忍不住跪倒在李多海面前懺悔。

原來,當年李多海在做手術的時候,由於許浚的失誤,導致麻醉中斷,讓李多海痛苦地感受到了截肢的過程,所以才釀成了今天的苦果。李多海崩潰了,她無法原諒許浚,瘋狂地讓他滾開。車耀漢想起劉德奎曾經提過四十年沒有坐過飛機了,他猜測劉德奎在四十年前出過國,而且很有可能參加了某個戰爭,在戰爭中殺了許多人。果然,經過調查,劉德奎的確是參戰中感染了類鼻疽,病毒在他的體內潛伏了四十多年,如今才爆發。經過確診,大家終於能夠對症下藥,這才解決了危機。

許浚想辦法安撫李多海的情緒,讓她感覺到手掌慢慢舒展開來,李多海淚流滿面,覺得幻肢痛好了許多。詩英很擔心車耀漢,畢竟就算他感染了病毒,也察覺不到身體的異樣,於是,詩英堅持給車耀漢做了詳細檢查,確認他沒有感染才稍微放心。

9集:車耀漢遭記者追問車耀漢身體出狀況

車耀漢不明白詩英為何如此緊張,詩英不再掩蓋心中的愛慕,她勇敢地對車耀漢表白了,車耀漢頓時目瞪口呆。這時,醫院裡湧進來許多記者,大家開始採訪車耀漢,詢問他對類鼻疽的經驗與看法。車耀漢只是淡淡地回應,這些都是自己應該做的。有一個不懷好意的記者故意提起車耀漢當年給患者實施安樂死的事情,院長馬上感到窘迫,不知如何回答,只好趕緊結束了採訪。車耀漢回到家裡,他想起詩英的表白,心中湧起莫名的情感,車耀漢覺得自己不能擁有愛情,這樣一個不確定何時會出事的自己,怎麼配擁有愛情和未來呢。

第二天,車耀漢和詩英在醫院裡看見彼此,都感覺有些不自在,這時,車耀漢突然感到有些站不穩,他心中暗暗覺得不太妙。詩英無微不至地照顧昏迷成植物人的父親,她每天都在給父親擦拭手腳,希望父親能夠感應得到。沒過多久,詩英的妹妹美萊也來到病房照顧父親,美萊雖然一直不能原諒姐姐,但歸根結底總是一家人,當詩英為美萊洗毛巾的時候,美萊楞了一下,也沒有拒絕。

 故意滋事的記者將車耀漢曾經實施安樂死的事情發表在網路上,車耀漢很無奈,畢竟這也是他的一段歷史,不能掩蓋。醫院又接了一位新的患者柳麗慧,柳麗慧本來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人,但現在面部長了腫瘤,導致鼻子和眼睛都沒有了,變成了模糊不清的肉團,看起來十分駭人。車耀漢知道這個患者急需緩解疼痛,他準備給柳麗慧實施手術,這個手術的難度非常大,醫生們都有些緊張,車耀漢倒是很鎮定,手術也進行得非常順利。不過在手術過後,車耀漢再次感到眩暈,差點摔倒。

手術結束後,詩英負責把柳麗慧推回病房,柳麗慧看起來很自卑,她拒絕讓任何人進來,甚至不願意看自己的孩子。根據柳麗慧姐姐所說,柳麗慧已經離婚了,每天唯一的樂趣就是跟兒子發資訊和照片,可是在兩年前,柳麗慧的鼻子裡長了腫瘤,她的外貌逐漸變得醜陋,甚至讓人看一眼就覺得冷汗直冒,所以不敢跟兒子聯繫,更不敢見面了。另一邊,車耀漢在醫院裡遇到了之前胡攪蠻纏的記者,車耀漢不想理會他,只想趕緊離開,可是腿腳卻不聽使喚,很快就被記者追了上來。

車耀漢突發疾病倒在地上動彈不得,關鍵時刻,詩英正好坐電梯路過這裡,她趕緊把車耀漢帶進電梯,擺脫了記者,送到了急診中心。經過搶救,車耀漢終於蘇醒了,詩英還給他拍了CT,車耀漢醒來後便看了自己的檢查報告,然後堅稱無恙便回家了。詩英還是不放心地去車耀漢家中探望,得知車耀漢耳鳴眩暈,她覺得應該去做進一步檢查,可車耀漢卻不肯。第二天,車耀漢堅持去做講座,但是在中途再次出現耳鳴,情況非常不妙。

10集:詩英臨時組織救場柳麗慧絕望跳樓自殺

車耀漢的耳邊又響起了尖銳的聲音,他無法繼續完成講座答疑,詩英勇敢地走上台,接過了車耀漢的話筒,替他繼續完成演講,車耀漢拖著疲憊的身體下了台,感到些許欣慰。詩英的講座完成得很順利,不過她更擔心的是車耀漢的身體。車耀漢不得不接受更加詳細的檢查,由於他不能說出自己到底哪裡不舒服,導致檢查進行得不是很順利,醫生一時也找不出車耀漢的癥結所在。車耀漢為了不讓詩英擔心,他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還特意買來漢堡,邀請詩英一起吃。

於是,兩人來到公園,坐在夜色中準備野餐,車耀漢有些擔憂地表示,自己以後也許當不了醫生了,詩英沒有當真,在她看來,車耀漢無疑是做醫生的料。另一邊,孫石基買了一本名為《醫療的範疇和生命倫理》的書,他看得很認真,似乎從裡面找尋到某種線索。車耀漢則將詩英送回了家,詩英上樓後,迫不及待地拉開窗簾,注視著車耀漢遠去的背影,露出了幸福的笑容。醫院的醫生們準備做慈善活動,完成患者們的心願,大家也很關心柳麗慧,便讓詩英去做柳麗慧的思想工作,勸說她走出陰霾,接受眾人的好意。

 然而,柳麗慧原本是一個漂亮的明星,如今外貌受損,自然遭受到巨大打擊,她根本不敢出門,也不想接受任何人的幫助。另一邊,詩英的母親站在父親床前,她緊緊握著丈夫的手,這麼久以來,她為丈夫做了最好的手術,換了最好的設備,可丈夫依舊如此,陷入無盡的痛苦之中,這種痛苦到底要持續到何時才是個盡頭呢?詩英母親非常迷茫,不知是否要給丈夫選擇安樂死,可是如果這樣做好像又太殘忍。

第二天,詩英主動開車來接車耀漢上班,她已經許久沒有開過車了,手忙腳亂不知所措,車耀漢暖暖地笑著看著詩英,他也逐漸喜歡上了可愛的詩英。柳麗慧終於答應見兒子一面了,一大清早,她就開始梳妝打扮,還讓詩英給自己塗了口紅,生怕一會兒嚇到兒子。不過,讓柳麗慧失望的是,兒子最後因為害怕見到可怕的媽媽,決定不來了,柳麗慧深受打擊,痛哭失聲。

車耀漢去見給自己做檢查的教授,得知自己的職業生涯不剩多少日子了,他心底悲涼,這才知道自己患了病毒性迷路炎,根本不能像正常人一樣大量使用藥物。可即便如此,車耀漢還是決定賭一把,既然不定時炸彈隨時都會爆炸,那就用整個人生來賭一次吧。車耀漢並不知道,柳麗慧喪失了生的信念,她站在天臺決定跳樓,詩英等人苦苦勸說,可柳麗慧執意如此,義無反顧地跳了下去,醫生們趕緊進行搶救,將柳麗慧推進了手術室。結果沒過多久,有護士大聲叫喊,稱有人將柳麗慧的呼吸器拔掉了。

 

11集:車耀漢接受警方調查柳麗慧死裡逃生

 

當護士發現柳麗慧的呼吸器被關掉的時候,只有車耀漢在場,所以,所有人都認為是車耀漢做的,畢竟他曾經就這樣給病人實施過安樂死,然而,這件事的確不是車耀漢做的。柳麗慧的家屬開始大吵大鬧,醫院只好打電話報警,並且把車耀漢送到法務組。很快,員警來到了醫院,所有的審問都由孫石基負責,車耀漢如實回答孫石基的問題,他表示自己今天請假去看病了,所以案發前並不在當值。孫石基難免想起三年前那天,自己也是這樣審訊車耀漢,這幕場景非常熟悉,讓孫石基終身難忘。

車耀漢明確告訴孫石基,自己於下午四點四十五分接到消息,得知柳麗慧跳樓了,然後於四點五十分到達醫院,先是去了柳麗慧跳下來的地方,又去了樓頂,然後才去重症監護室查看病人的情況。孫石基不理解車耀漢為何要先去樓頂,他認為車耀漢是去樓頂感受了柳麗慧的痛苦,然後自作主張選擇幫她結束痛苦。車耀漢百口莫辯,他也不想多加辯解,只是堅稱這一切不過是巧合。顯然,孫石基並不相信車耀漢的話,他對車耀漢的成見很深,認為此人必定是重蹈覆轍。

 車耀漢在受審訊的時候再次感受到耳鳴,而另一邊,詩英等人也接受了員警的審問,員警還在調取監控錄影,尋求真相。柳麗慧的姐姐在醫院聲淚俱下,她知道妹妹實在痛苦,而且柳麗慧早先也簽下了同意書,如果病情繼續惡化,就請求放棄治療。這時,柳麗慧出現心跳停止,車耀漢結束審問後馬上趕了過去,不顧一切給柳麗慧做心肺復蘇。其他醫生勸告車耀漢,既然家屬和患者本人都同意放棄治療了,那就不必繼續搶救,可車耀漢執意如此。

柳麗慧的姐姐接到電話,意外得知柳麗慧的兒子民聖此刻就在醫院,其實,民聖並不是害怕母親才不來探望,而是他遭到了父親的阻止。這件事情一經公開,馬上引起了軒然大波,詩英等人趕緊四處尋找民聖的下落,終於不負眾望,在樓梯間找到了他。正當詩英要帶著民聖去見柳麗慧時,員警們都湧了過來。原來,孫石基通過查看監控,發現車耀漢是非常焦急地跑進重症監護室的,一個要拔掉病人呼吸器的醫生,不會如此焦急,所以,孫石基懷疑這件事另有蹊蹺。

果不其然,經過警方調查,發現是民聖自己偷偷溜進重症監護室,因為看著媽媽太痛苦,就悄悄關閉了呼吸器,然後,民聖就一個人去樓頂發呆,結果在那裡遇到了車耀漢,當車耀漢得知民聖關閉了呼吸器,這才急衝衝跑去重症監護室,想打開呼吸器。孫石基非常詫異,既然如此,車耀漢為何不早早辯解呢?此時此刻,車耀漢已經救回了柳麗慧,他平靜地表示,自己是為了柳麗慧和民聖的關係考慮,才沒有說出真相。孫石基對車耀漢的看法不禁有所轉變。

 

12集:孫石基接受抗癌治療奇錫感染撒手人寰

 

風波終於平息了,車耀漢和詩英可以輕輕鬆松地下班,兩人來到一家咖啡店,準備享受難得的愉悅時光。這家咖啡店正是車耀漢曾經醫治過的樸政寶開的,樸政寶見到車耀漢就欣喜不已,然後便開始誇讚詩英實在美麗,詩英不由得羞紅了臉。離開咖啡店的時候,車耀漢又感到有些不舒服,詩英伸出手來,讓車耀漢挽著自己行走。就這樣,車耀漢和詩英來到超市進行大採購,詩英買了很多有營養的食物,讓車耀漢增強身體。

孫石基接到了一樁失蹤案,他發現失蹤的人正是自己在醫院偶遇過的患者,根據患者留下的一段視頻顯示,她無法繼續承受痛苦,不想再成為家人的負擔,所以已經決定接受了安樂死,而這家提供安樂死的機構叫做基路伯。孫石基命令下屬將失蹤患者留下的視頻送去做技術檢查,看看能夠得到其他線索。詩英將車耀漢送回家,開始為他量體溫、檢查脈搏,她發現車耀漢的脈搏跳動得很快,不由得有些擔心。這時,忽然有人敲門,車耀漢便將詩英藏到自己的工作間。

 車耀漢打開門,這才發現來者是幾個助理醫生,車耀漢只好將他們邀請到屋裡坐坐,他百般思索如何能讓詩英儘快脫身,最終還是決定帶著大家出去走走,免得被同事們發現自己的工作室。此時此刻,詩英打量著工作室,她想像著車耀漢每天坐在這裡的模樣,感到很是傷心,原來車耀漢每天只有通過這樣監測的方式才能活下去。詩英很害怕失去車耀漢,她給車耀漢留下紙條,感謝他現在能夠好好地活著,陪在自己身邊。

車耀漢回去後便看到了紙條,他很感激詩英的關心,覺得詩英真是個令人憐愛的女孩。美萊在醫院陪護父親,詩英給美萊發來滿月的照片,那是父親最喜歡的風景。美萊心中不知該說些什麼,只好將父親的手指擺成比心的手勢,發給了詩英。詩英熱淚盈眶,她多麼希望父親能夠蘇醒過來,美萊趴在病床前,儘管父親聽不到,她還是輕聲告訴父親,自己和姐姐都很愛他。

車耀漢一如既往去醫院上班,結果竟然發現孫石基被救護車送了過來,這才知道孫石基患了癌症,要接受抗癌治療。車耀漢來到辦公室,同事們給他準備了蛋糕,車耀漢非常高興,不過轉瞬襲來的眩暈讓他蹲坐在地上,動彈不得。過了片刻,車耀漢才恢復正常,令他惶恐的是,奇錫在健身時暈倒,被送來了醫院。因為奇錫不能感知疼痛,車耀漢只好給他做最詳細的檢查,但還是沒有發現異常。關鍵時刻,詩英發現了奇錫的手機,便讓奇錫母親打開,看看能否查到線索。

醫生們一起研究著,猜測奇錫可能為了健身增肌,而自行注射了類固醇之類的藥物,這對他而言是致命的。於是,大家趕緊取來奇錫在健身房的包裹,果然在裡面發現了類固醇,但是由於奇錫體質太過於特殊,醫生們最終還是回天乏術,車耀漢大受打擊。

13集:車耀漢秘密被揭穿護士打擊報復車耀漢

奇錫病情越來越嚴重,車耀漢回憶起自己曾經對他承諾的話,一定會治好這種病,他心如刀絞。不過,車耀漢還不知道,那些無良記者已經掌握了車耀漢患有無痛症的證據,並且打算公之於眾,一個患有無痛症的醫生怎麼有資格治療其他病人了?孫基石從記者那裡得知了這個消息,他猶豫片刻,便將這件事情告知車耀漢。車耀漢大吃一驚,但他現在顧不得那麼多,拯救病人的生命是最重要的。這時,車耀漢接到了詩英打來的電話,得知奇錫竟然睜開了眼睛,他急忙跑了回去,結果發現奇錫真的死而復生了。

車耀漢也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更不知道這種情況意味著什麼,但既然奇錫蘇醒了,就要盡力搶救。經過一段時間的治療,奇錫能夠用眨眼來表達意願,車耀漢詢問奇錫最近做運動時是否使用類固醇,又是否去過其他地方,還調查了他的朋友,最終得知奇錫曾經遭受過校園暴力,在廝打中撞到了頭部。車耀漢懷疑奇錫的脊椎動脈剝離,馬上為他安排下一步檢查。可車耀漢自己卻再次感到眩暈,他迅速吃藥,努力控制緩解病情。

 經過檢查,奇錫患的並不是脊椎動脈剝離,車耀漢和詩英檢查奇錫身上的包裹,發現裡面的衣服有污漬,於是二人決定去奇錫挨打的倉庫查看一番。此時此刻,車耀漢是無痛症患者的新聞已經發到了醫院主頁上,大家都大吃一驚,詩英更是焦急萬分地去見車耀漢,沒想到車耀漢倒是十分鎮定,他早就想到了會有這麼一天。

醫院召開緊急會議處理此事,車耀漢自然出席了,他坦然承認自己確實是無痛症患者,引起了軒然大波。其他醫生認為車耀漢沒有資格醫治別的病人,車耀漢據理力爭,而且到現在為止,他一直是救死扶傷,並沒有做傷害患者的事情。車耀漢如今別無所求,他只希望能夠繼續負責奇錫的病情。然而,就連這小小的要求也被醫院高層無情地拒絕了,他們認為以車耀漢的身體狀況,不可能再對其他患者的健康負責。

助理醫生們得知車耀漢被處分了,他們都很為車耀漢打抱不平,決定與他並肩作戰,成為車耀漢的感官,一起醫治患者。於是,車耀漢向大家囑咐了一些注意事項,如果有緊急情況,讓大家馬上聯繫自己。沒過多久,奇錫身體出現了敗血症的症狀,醫生們緊急搶救。孫石基找到了故意爆出新聞的醫院護士,可護士並不認為自己做錯了,原來,車耀漢實施安樂死的患者是一個無惡不作的殺人犯,此人綁架了護士的女兒,並且殘忍地引爆炸彈,讓小女孩活活燒死在熊熊烈火中。所以,護士一直希望殺人犯能夠永遠經受痛苦,可車耀漢卻選擇結束了他的生命,這讓護士難以接受,心裡極其不平衡。

正當孫石基想勸勸護士時,他自己腹痛難忍暈倒了,護士趕緊將他送到了醫院,這才知道他身患絕症。另一邊,車耀漢去倉庫裡發現了重要資訊,他趕緊打電話給助理醫生們,告知他們如何診治。可是沒有人知道,車耀漢因為眩暈再次倒下了,詩英聯繫不上車耀漢,便迅速撥打急救電話,讓人去救車耀漢。

14集:奇錫最終撒手人寰患者集體挽留車耀漢

由於詩英及時撥打了搶救電話,車耀漢並沒有大礙,被送往醫院注射抗生素,就很快蘇醒過來。詩英見車耀漢沒有生命危險,這才松了一口氣。詩英的母親認為車耀漢是一個人才,可是院長卻頭痛萬分,自從車耀漢來到醫院以後沒有一天消停的日子,只有處理好這個人,才能讓醫院免於遭受外界的流言蜚語。李郁俊醫生幫助奇錫和車耀漢視頻,奇錫看到車耀漢的臉,感覺非常心安,儘管他現在還不能恢復健康,但是已經接受了對症的治療,病情逐漸好轉。

詩英無微不至地照顧車耀漢,她坐在病床前,看著車耀漢沉睡中英俊的側臉,忍不住伸手去撫摸那臉上的絨毛。夜色漸深,詩英一直不肯離開,她靜靜地看著車耀漢輸液的點滴,在心中默默祈禱,希望車耀漢永遠不要生病。此時此刻,醫院裡的醫生和患者,都對車耀漢還是無痛症病人的事情感到十分驚奇。有很多慕名而來的患者在這裡找不到車耀漢,不禁感到非常沮喪。即便如此,醫院還是決定嚴重懲戒車耀漢,甚至讓他上懲戒委員會。有很多患者想對車耀漢說一聲謝謝,他們並不覺得車耀漢耽誤了自己的病情,反而認為他實力強大,就算不知道痛苦也能夠體諒醫治患者。於是,詩英聯合眾人,開始讓患者一起簽名,希望醫院看到民眾的呼聲能夠不要嚴懲車耀漢。

 車耀漢接受到基路伯組織者李元吉長官的邀請,原來,基路伯組織認為與車耀漢是同道中人,所以想拉攏他一起下水,販賣能夠讓患者安然死去的藥物。車耀漢震驚了,他不認為這是救援,而是赤裸裸的殺人,於是車耀漢馬上掏出手機撥打了報警電話。然後車耀漢將這個位址也發給了孫石基,希望孫石基趕快著手調查此事。事不宜遲,孫石基趕緊去了這個地址,結果發現李元吉身患重病已經服用基路伯藥物去世了。

孫石基聯繫車耀漢,想知道車耀漢為什麼會拒絕李元吉的邀請?車耀漢斬釘截鐵地表示,如果真有那種藥物,很多病人都會放棄治療,放棄生的希望,這絕對不是醫生的初衷。詩英給車耀漢打電話,關心他的身體健康。車耀漢不想讓詩英擔心,稱自己並無大礙。關於如何處置車耀漢的懲戒委員會正式開始,令人意外的是,投票結果中贊成和反對各占一半,就在這個關鍵時刻,詩英帶著幾個助理醫生匆匆趕到,他們還帶著車耀漢治癒過的許多患者,大家一起請願,希望醫院不要懲治車耀漢。

院長仍然想一意孤行,讓他意外的是,這些患者竟然都接受了媒體的採訪,集體表示車耀漢是患者真正需要的醫生。詩英等人趕緊拿出各位患者的聯合簽名,厚厚的一遝請願書,表達了患者們挽留車耀漢的決心。院長十分為難,現在這件事甚至上了網路熱搜,是否讓車耀漢回歸,已經成了一個難題。然而就在這時,意外發生了,奇錫的病情急劇惡化,已經不睜眼睛了。醫生們趕緊對奇錫進行搶救,並且聯繫車耀漢,車耀漢得知情況決定馬上前往現場。

車耀漢趕到醫院,他換上了手術服,決定違抗醫院命令,馬上為奇錫進行手術。好在奇錫的母親簽署了同意書,車耀漢這才得以為他做手術。就這樣,奇錫被推進了手術室,他的母親看著兒子痛苦的表情,忍不住痛哭流涕,最終母親做出了艱難的選擇,讓兒子平靜離開,車耀漢只能眼睜睜看著奇錫撒手人寰,他難以接受這個結果。

15集:車耀漢原諒護士車耀漢決定出國

奇錫去世了,他的母親悲痛欲絕,詩英安慰道,現在一定要讓那些對奇錫施加校園暴力的孩子得到法律的嚴懲。車耀漢鬱鬱寡歡,他無法接受奇錫離世的事實,他是那麼想拯救這個少年的生命,可惜天不遂人願。詩英知道車耀漢的無助,她想安慰幾句,卻又不知如何開口。車耀漢此時充滿消極情緒,他認為自己的身體也出了問題,也許以後會剩下更加糟糕的命運,沒有未來可言,看不到光明。車耀漢希望詩英不要在自己身上浪費時間,以免搞砸詩英的人生。詩英反對車耀漢的看法,她認為任何人都不知道死亡會何時來臨,所以車耀漢不應該如此決定自己的命運。

然而車耀漢心灰意冷,他沒有了夢想,覺得人生失去了意義。為了讓詩英對自己死心,車耀漢甚至對她說了狠話,讓她離自己遠一些。詩英淚流滿面,他她沒有想到自己的苦苦堅持卻換來這樣的結果。前保健福利部部長李元吉死亡案件一直在持續調查中,另外兩名同夥目前已逃跑到國外,孫石基已經向國際刑警組織申請了通緝令,一定要抓到製造和流傳非法藥物的罪人。

 由於患者們集體請願,醫院決定讓車耀漢回來工作,可是車耀漢卻拒絕了。大家都很清楚,車耀漢是因為奇錫的死而深受打擊,所以決定離開心愛的崗位。車耀漢與其他醫生們告別,等到自己處理完最後幾個患者,就永遠離開。這時,孫石基在開車的時候突然發病,當救護車趕到的時候,孫石基要求去韓世醫院找車耀漢來為自己診治。車耀漢打算明天就給孫石基做手術,他知道孫石基很信任自己,所以才會指名道姓來到韓世醫院。

詩英不死心地找到車耀漢,車耀漢面對詩英的一片深情,卻讓她清醒一下,仔細看看現實。車耀漢回到家裡,他繼續監測自己的身體,那時不時湧來的眩暈感,讓車耀漢痛苦不已。第二天,車耀漢準備給孫石基做手術,所幸手術非常成功,車耀漢感到很欣慰。車耀漢在醫院裡遇到了針對自己的護士,其實,他早就知道護士所做的一切,但是考慮到護士失去愛女的痛苦,車耀漢決定不繼續追究,一筆勾銷所有恩怨。護士沒想到車耀漢如此大度,她心情複雜,痛哭流涕。

詩英的父親情況越來越不好,已經接近腦死亡的邊緣,經過艱難的抉擇,選擇終止延命醫療。詩英和美萊都非常痛苦,不忍心放棄親人的生命,但是卻無可奈何,也許讓他安安靜靜地離開,是對生命最大的尊重。詩英知道父親曾經填寫器官捐贈同意書,她和母親決定尊重父親的願望,用他的器官去拯救更多的生命,這也是生命的一種延續。

結束了這一切後,美萊和詩英的關係也緩解了,姐妹倆擁抱在一起,冰釋前嫌。李鬱俊約美萊吃飯,美萊想叫上詩英,詩英知道李鬱俊喜歡美萊,她自然不會去當電燈泡,選擇在家孤單地待著。美萊從李郁俊口中得知,車耀漢決定乘坐今晚的航班離開韓國,她趕緊通知詩英,讓詩英去挽留車耀漢。詩英瘋狂地趕到機場,她紅著眼睛站在車耀漢面前,訴說自己對他的愛戀。

 

文章標籤

UKLIN24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