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李屍朝鮮/王國 / Kingdom》分集劇情介紹 (1-8全集)大結局 -更新至第6集

李屍朝鮮
【劇名】:李屍朝鮮
【英譯名】:Kingdom
【播放平台】:Netflix
【首播】:2019年年1月25日
【編劇】:金恩熙《Signal 信號
【導演】:申勇輝《隧道
【主演】:朱智勳裴斗娜柳承龍
【集數】:第1季6集
 
【劇情介紹】:改編自網路漫畫《神的國度》,劇情講述朝鮮王世子在調查可怕疫病的過程中發現威脅到國家的真相的朝鮮版殭屍懸疑片
 
【人物介紹】
李屍朝鮮
李昌朱智勳 飾
朝鮮王世子。
因擔心生死不明的父皇的安危而偷偷潛入父皇的住所,卻無意中目擊了不該為人所知的東西,被趙學周視為叛徒被驅逐出宮。
李昌找到掌握王病情真相的大夫,在那裡遇到了掌握朝鮮的最深處,那個神秘地方線索的醫女西飛及已淪為怪物的人們。 
 
李屍朝鮮
西飛裴斗娜 飾
曾在志律軒(音譯)工作的西飛是活生生目擊了百姓由於飢餓不堪所感染疫病而變得慘不忍睹,是在雞犬不寧的亂世中活下來的倖存者。
她為了尋求疫病的根源和治療方法而與世子合流,作為助力者而相伴同行。
個性外柔內剛,堅強有主見、永不放棄。 
 
李屍朝鮮
趙學周柳承龍 飾
掌握實權的領議政。
利用世子李昌與自己的女兒(海源趙氏)而對王權窺探,抱有野心的人物
海源趙氏首領,擁有著王都無法輕易撼動,朝鮮權利的實際支配者趙學周,企圖利用王生死不明之時剝奪王權,與王世子李昌針鋒相對。

韓劇王國第1集劇情介紹

  皇上被傳駕崩世子出宮調查父皇病重真相

  朝鮮皇宮,皇上病重,御醫李承熙奉召帶著助手丹入宮診治,他們來到皇上的寢榻前,突然一隻手從帳子裡伸出來,伴著驚呼和慘叫聲丹被抓了進去。

  一夜之間,陛下即將駕崩的掛書貼滿大街小巷。朝中大臣正在議論此事,屬下來報,海源趙氏家族正在追捕年輕的儒生們。大臣們議論紛紛,殿下因患頭瘡倒下至今十日,這期間來拜見殿下的只有領議政趙學州大人和他女兒繼妃娘娘,因此才會流傳出殿下駕崩的消息。

  有人舉報漢陽城附近書院的89名儒生共同策劃造反並張貼了掛書,趙學州把這89名儒生都抓起來嚴刑拷打,儒生慶錫被用刑後大罵皇帝昏庸,趙學州一家助紂為虐,趙學州問他們謀反要擁戴誰,是世子嗎?此時在皇帝的康寧殿前,世子正跪在殿門口請求進去照顧父親,懷孕的繼妃卻說殿下頭痛不想見他,讓他回去。

  世子在大雨中跪了很久也沒有被允許進康寧殿,他回到自己的寢宮後讓翊衛司武英想辦法把藥方日記偷來看看,可是宿衛兵不分晝夜地看守著藥房,武英認為破曉前最後一個交接班的空隙是人們最疲憊的時候,能混進去拿到藥方日記。世子聽了武英的話決定偷偷去康寧殿查看,他在破曉前巧妙地躲開侍衛進入康寧殿,躲進一間無人的屋子,聽到走廊有人小聲地說陛下消失了。世子還想仔細聽,突然聽到似乎有野獸的叫聲,他正緊張,禁軍別將趙凡八推門進來,趙凡八是趙學州的兒子,他問世子在這幹什麼,世子稱聽到走廊有奇怪的聲音,趙凡八認為世子因為下跪神志恍惚,要送他回去休息。世子問父王在哪,趙凡八稱殿下就躺在寢室裡,世子不顧趙凡八阻止直接闖進寢殿,卻見趙學州在寢殿的神龕前坐著,他指責世子狼子野心,盼著父皇早死想篡位,殿下已經住到中宮殿裡了,然後讓趙凡八把世子帶回去。

  世子回到自己的宮殿,武英偷來了藥房日記,父皇是十天前病的,但上面只記載了前幾天的症狀,後面就沒有記載了。世子發現上面有召李承熙入宮醫治的記載,要武英陪他出宮微服私巡找李承熙問個究竟。

  東萊的持律軒是個收留窮苦病患的醫館,醫館無錢無米,很多病患幾乎要餓死,醫女舒菲忙著照顧病人,盼著去漢陽的師父李承熙快點回來。這時有人在門外喊李承熙醫員回來了,舒菲趕緊出去迎接,李承熙帶回一具棺木,裡面是丹兒的屍體,李承熙讓大家準備治喪,大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讓丹送了命。

  趙學州拿到世子準備謀反的證據,一下老臣認為不能相信,趙學州不由分說下令把世子押到義禁府。可是趙凡八帶人到了世子的宮殿,世子早已離開。

  世子和武英找到貧民窟的內醫院使令朴宗領,李承熙入宮那天是他當值,武英問他來自東萊的李承熙醫員住在哪,朴宗領說李承熙因為跟班病危已經走了,武英問跟班得了什麼病,朴宗領稱跟班就像被大型野獸咬過一樣,渾身都是傷口,不清楚得了什麼病。世子和武英決定去東萊,找李承熙查明父皇的病情。武英告訴世子去東萊的路900多裡,路上條件艱苦,怕世子不能承受,世子直言自己因為父親的繼妃懷孕即將生產,他怕自己得不到皇位,就策劃了謀反,可能會被趙學州抓捕。

  世子去找朴宗領的消息被趙學州知道了,他要趙凡八在世子到達持律軒前追上世子,殺死他也可以。

  舒菲埋葬了丹兒回來,看到病患們在喝肉湯,肉湯是醫館的永信煮的,永信稱獵了一頭鹿,舒菲去盛湯吃驚地發現裡面有人的手指,舒菲質問永信為什麼要吃死人肉,永信認為不能眼看著這些病患活活餓死,此時那些喝了肉湯的病患紛紛中毒掙扎著倒在地上。

韓劇王國第2集劇情介紹

  持律軒發現大量屍體僵屍復活悲劇發生

  世子和武英一路風餐露宿找到持律軒,持律軒大門緊閉,武英翻牆進去打開大門,世子發現裡面一片狼藉,地面上還有鮮血。世子一腳踩空,發現樓板下面有很多屍體。

  武英報官,官兵得到消息,把幾十具屍體抬出來,放了一院子。官兵問武英和世子為何來持律軒,武英自稱是高階武官,稱聽聞李承熙醫術高超,要找李承熙醫員給弟弟診脈才來這。官兵在持律軒發現了總共48具屍體,他們把屍體運到了官衙,世子沒在裡面發現李承熙的屍體。新來的官長看在自己管轄的地方出了這麼大的案子很焦慮,有官兵調查到一個叫永信的人在持律軒附近出沒,官兵拿著畫像到處找永信。。

  世子要找李承熙,他們找到藥草商金氏,他一直給持律軒提供藥材,武英給了金氏一些錢,問他是否知道李承熙的下落,金氏不知道李承熙在哪,但昨天有個在持律軒工作叫舒菲的女醫來找過他,問他凍穀生死草的情況,聽說那種草藥能將死人救活,金氏猜測舒菲可能去凍穀了,找到舒菲也許就知道李承熙的下落了。

  世子和武英來到凍穀,山谷裡面很寒冷,他們發現有個女子在挖草藥,武英叫那女子過來,那女子果然是持律軒的醫女舒菲。舒菲告訴世子漢陽和持律軒發生的事都和生死草有關,她聽說持律軒的屍體被運送到官衙,說那些人沒死。師父李承熙在漢陽用生死草救活了死人,持律軒也發生了相同的事,那些死人會變成怪物復活,必須趕快去阻止。世子問復活的怪物是不是身上有惡臭,還發出野獸的叫聲,舒菲稱沒錯,只有找到生死草才能阻止這些發生。世子決定回持律軒,武英和舒菲去官衙確認此事。

  法醫在官衙對屍體屍檢,發現屍體上佈滿了傷痕,永信砍柴回來發現持律軒的屍體沒了,聽說在官衙勘驗屍體,來到官衙大鬧,要把屍體點燃,被官兵抓住。官長審問永信為什麼殺死這麼多人,永信堅稱這些屍體是沒死的怪物,所有人必須在日落之前躲避才行。

  舒菲和武英來到官衙,見到永信被審問,舒菲也稱那些人沒死,要把他們關起來,否則日落後他們會醒來咬人。官長認為他們滿嘴胡話,讓人把永信和舒菲關起來。這時日落了,有士兵發現地上的屍體果真動了,一具屍體從地上突然起來,她是石錫的老婆,石錫以為老婆復活,趕緊過去,被老婆一口咬住撲倒在地上,地上的屍體都起來,看到人就咬,官衙一片混亂。

  世子回到持律軒,趙凡八已經找到這在這等他,趙凡八說已經查實世子謀逆,要把他帶回義禁府。世子問殿下情況,趙凡八稱殿下正在昏迷,中殿即將產子,殿下到時候就會蘇醒。世子不肯和趙凡八回去,二人刀劍相向,世子不敵,一個木箱裡突然又動靜,趙凡八帶來的士兵打開箱子,箱子裡竟然是一具僵屍,看到人就咬,被咬的士兵也發瘋地咬別人,世子砍下咬他的人的腦袋才逃脫出來,他跑到山林,看到東萊一片火海。

韓劇王國第3集劇情介紹

  僵屍復活大鬧東萊大提學金頓聯繫安炫欲探康寧殿

  東萊官衙,復活的僵屍到處亂跑,見人就咬,人們紛紛逃跑,獄卒嚇得打開大牢把自己關起來躲避。舒菲被關在大牢,府使跑到大牢,獄卒打開關押她的牢房讓府使避難,一個獄卒被咬傷也發瘋要咬府使,多虧舒菲相救府使才倖免於難。大街上也是一片混亂,僵屍攻擊平民,後來又攻擊貴族,他們什麼也不怕,見到人就咬住吸血,被咬到的人也開始發瘋,發瘋的隊伍越來越大,不少地方在混亂中被引燃,到處是著火的地方,到處是發病的人群。世子望著遠處一片火光的東萊充滿了恐懼,這時他發現發瘋的人群已經越過小河沖到樹林邊,世子嚇得拼命逃跑,多虧武英騎馬來救他,二人殺死追他的那些人,世子才得以逃脫。

  二人來到軍營,裡面大門緊閉,士兵不敢出來,很多百姓也聚集在軍營的大門前,想去裡面躲避。武英報出世子的身份,裡面的官長吏房不信,見百姓要硬闖竟然射箭阻止,此時追趕的僵屍來到,世子和武英拔腿就跑,他們走投無路,只得跳進河裡,二人遊到對岸,看著遠處混亂的人群,武英相信醫女舒菲所言非虛。此時的皇宮,殿下被鐵鍊子拴著,正在發瘋地吸吮已經死去的宮女的鮮血,趙學州和中殿冷冷漠地看著這一切,趙學州告訴女兒,他腹中未出世的孩子會成為將來的國王,在新世子沒出生之前,要確保陛下飲食不匱乏。太陽冉冉升起,發瘋的陛下飲足鮮血昏睡過去,死去的宮女屍體被抬走。

  在東萊,隨著太陽升起,到處咬人喝血的僵屍也都紛紛隱藏在陰暗處,府使大人和舒菲走出大牢,他叫吏房把東信帶出來,問他那些僵屍從哪裡來的,要治他的罪。舒菲趕緊跪下解釋,他們是持律軒的病患和家屬,因為耐不住極度的饑餓,在食用了人肉後,晚上就成為渴望人肉和血的怪物,白天則彙聚在太陽照射不到的地方,必須砍斷他們的頭或用火焚燒,他們才不會再侵犯別人。吏房建議府使趕快焚燒屍體,這時人群中前任兵馬節度使的母親出來反對,她的兒子昨夜也死了,她不同意焚燒兒子屍體,因為根據國家的法律,貴族即使犯了重罪,沒有王室的許可也不能定罪,屍體也不能焚燒。吏房建議把賤民的屍體焚燒,把貴族的屍體埋掉,這時世子和武英趕到,世子亮出自己的腰牌表明身份,怒斥昨夜吏房不開軍營大門的罪行,因為人手緊缺,世子暫時不治吏房的罪,要他趕緊派士兵搜索焚燒屍體,並要點燃烽火,派驛馬報告此消息,要求軍隊支援,將東萊與其他地區隔離,盡力安置百姓。府使趕緊派人執行世子的命令。

  大提學大人金頓聽說康寧殿出現了屍體,聯繫在家守孝安炫大人,想和他聯合去康寧殿看殿下是否安好,趙學州安排在金頓身邊的奸細趕緊向趙學州彙報,趙學州認為這些沒有兵權的讀書人掀不起什麼風浪。

  府使找舒菲,感謝她昨夜救了自己,要把她留在身邊,舒菲以為府使需要女醫,給他把脈,診斷他有淋病,這讓府使十分尷尬。這時武英來找舒菲,說世子要找她。世子找舒菲是瞭解李承熙的情況,舒菲回憶起那天持律軒發生的事,除了她和永信,持律軒都感染了這種怪病,就連李承熙也被咬傷,但他沒有發瘋咬別人,還說在皇宮丹兒被咬傷後也沒發瘋,只是病了幾天就死了,他把皇帝的病情和自己的診治方案都記載在病歷日誌上,舒菲把日誌給世子,日誌上記載凍穀的生死草可以治這種病。

  武英進來彙報,他沒找到趙學州兒子的人頭,他擔心有人拿著趙學州兒子的人頭去見趙學州,那樣趙學州就不會放過世子。世子猜測父皇已經過世,趙學州為了讓女兒繼妃把孩子生下來,在父皇身上使用生死草吊命,無論怎樣,趙學州都不會放過他,他決定去找安炫大人。

  吏房知道靠手中的這點兵力難以在一天時間內清理僵屍,他聽說世子離開,索性找了一艘大船帶著貴族和府使也離開了,不管平民的死活。

韓劇王國第4集劇情介紹

  舒菲把世子帶到持律軒避難趙學州因獨子慘死喪心病狂大開殺戒

  世子和武英並沒走,因為除了那艘大船,其餘船隻昨夜都被燒毀了,他們沒有船無法離開。世子看到百姓也沒有安置,知道府使和貴族都離開了,想帶著百姓到昨夜的軍營避難,但軍營的柵欄被修理大船拆掉了,舒菲建議大家可以去持律軒,那裡比較牢固。世子和百姓去持律軒的路上看到石頭下和陰暗處都隱藏著僵屍,大家知道必須在日落前找到躲避的地方,都拼命地往持律軒跑。世子和武英駕著馬車拉著老弱趕往持律軒,路上馬車陷入泥潭,武英看到僵屍正在蘇醒,提醒世子放棄馬車,但世子沒拋下百姓,和趕來的永信等人一起推出馬車,大家一起逃往持律軒。他們在前面跑,蘇醒的僵屍在後面追,馬車終於在持律軒關門之前進入持律軒,僵屍緊隨其後被關在門外。世子命令老弱病殘躲進倉庫,男人拿起武器準備對付僵屍,他們嚴加戒備終於等到天亮了,僵屍沒能進入持律軒,他們懼怕太陽全部消失於陰暗處,世子如釋重負。百姓感謝世子相救,磕頭謝恩,世子叫武英準備食物,大家好不容易找了點吃的,世子把自己隨身攜帶的牛肉幹分給孩子和百姓,百姓開心地用它煮湯。

  府使和吏房乘船前往尚州避難,前節度使的老母親捨不得把死去的兒子留在東萊,找了個箱子把兒子的屍體裝在裡面上了船,日落後裡面的僵屍復活爬出來,見人就咬,被咬傷的人再去咬別人,船上慘叫聲迭起。

  在持律軒,永信聽說世子和武英要去尚州,說尚州是他的家鄉,他願意帶路,武英看永信會用火槍並且槍法很准,對他產生了懷疑,永信稱自己在部隊服役過。這時門外傳來內禁軍的喊聲,原來果然有人把趙學州的兒子的頭給他送回去,趙學州見獨子被害傷心欲絕,立刻派人來捉拿世子。武英要出去見禁軍,外面突然放箭,很多百姓中箭倒地死去,持律軒大門被打開,永信開槍射擊,禁軍首領派火槍隊進去,持律軒很多地方被引燃,現場一片混亂,武英和世子趁亂跑了。永信和舒菲趁禁軍去追世子,放走了其餘的百姓,要他們在天黑前到臨縣的官衙避難。

  永信和舒菲追上世子和武英,武英吸引敵人,他們成功地一起騎馬逃跑,禁軍知道他們要逃亡尚州,去尚州追殺他們。

  大提學金頓和幾位重臣多日不見陛下,見到東萊烽火點燃,不顧趙學州的阻攔執意來到康寧殿,趙學州只得帶著他們來到殿下寢宮。馬上就要日落,趙學州稱殿下未睡醒,要大臣安心等待。在大臣的等待中,皇上蘇醒,他被鐵鍊拴著,發狂地到處找人肉和人血,讓在場的大臣驚駭不已。趙學州拿出聖旨,認為無論殿下如何,都不能有人覬覦他的寶座,命令立刻將大提學金頓押送義禁府斬首,廢除出逃的世子李蒼,並賜予毒藥。金頓和眾大臣被押走,繼妃進來問父親計畫這事為何不與自己商量,她畢竟是這個國家的國母。趙學州警告女兒不要阻止他,獨子的死已經讓他喪心病狂,他要殺掉所有阻礙她的人,讓繼妃沒出世的兒子——他的外孫登上皇位。

韓劇王國第5集劇情介紹

  安炫大人帶家僕救世子李蒼趙學州女兒中殿娘娘垂簾聽政

  世子一行從東萊趕往尚州,路途遙遠夜宿在河邊,武英點起火堆給世子弄點吃的,世子對今天百姓的死傷很自責,認為是自己牽連了那些百姓,若是當時自己立刻站出來,百姓就不會有傷亡。武英安慰世子,為了國家他得活下來。舒菲打著火把想找一些治療外傷的草藥,永信出去探查了,世子問永信回來了嗎,武英告訴世子他還沒回來,武英對永信的身份產生了懷疑,從他使用火槍的技術,武英認為他可能是捉虎軍裡的人,那裡的人武藝高超但也很危險,他們正說著話,永信回來了,告訴他追兵沒追過來,瘟疫也沒擴散到附近的村莊。

  舒菲正在找藥,突然發現身邊有人,她嚇得大喊,三人跑過來一看,竟然是府使大人,原來前節度使把母親把她死去的兒子帶到船上,晚上僵屍復活,整個船上都染病了,只有他逃了出來,世子聽說船已經到達尚州附近,十分擔心,他們一行使趕往尚州。

  尚州城內,人們也聽說了僵屍復活咬人喝血的消息,都十分害怕,期望畫符避難。在萊州守孝的安炫大人聽到這個消息立刻動身下山,手下報告他們在河邊發現了一條船。安炫大人帶家僕來到船上,這艘船就是府使他們乘坐的漕運船,安炫等人只看到滿船的鮮血,一片狼藉,但一個人都沒有。

  世子一行路過一個村莊,看到百姓正在吃烤肉,發現他們洗劫了擱淺的漕運船上的財物,問村民船上的人在哪,村民說只看到屍體,把屍體埋起來了。世子要村民帶他們去看,到了野外村民要殺死世子一行滅口,此時日落了,埋在腳底下的僵屍突然復活,世子告訴村民若想活命,就用武器砍下他們的頭,村民們在恐懼中和世子一行一起對付僵屍,無奈僵屍太多且十分瘋狂,多虧安炫大人帶家僕來救,世子等人才脫離危險。

  安炫大人是世子的老師,世子年幼喪母,安炫大人一直教導他。晚上,世子告訴安炫大人父皇已經不在了,李承熙醫員在趙學州的命令下對父皇使用了生死草,父皇成了食人肉喝人血的怪物,父皇咬傷了李承熙的隨從丹兒,村民吃了死去的丹兒的肉染上了瘟疫,瘟疫就此擴散開來。世子希望安炫大人幫他回宮掌控國家,不能讓趙學州在皇宮興風作浪。安炫大人要世子先休息,一切明天再說。

  舒菲問武英安炫大人是什麼人,她看到安炫大人和家僕對僵屍的處理十分熟練,果斷地砍頭或燒死,好像處理過這樣的事,他們正說話,世子出來了,武英和他一起去休息。

  燈下的安炫大人看著李承熙的病狀日誌,回想起他在任的時候,曾在大牢裡實驗過這種病,囚犯吃下被病患咬死的人肉就會發瘋,死去的人只能砍頭或焚燒。

  夜裡永信睡不著,悄悄出去,他來到一個寫著“雲浦沼澤之戰績”的牌子前佇立了一會兒,向前走到一片樹林,看到竟然有一大片墳墓,前面祭祀的香爐還冒著熱氣。

  驛差一路奔波到了漢陽,趙學州得到瘟疫擴散的消息,他立刻派中央軍去尚州,但不是去阻止瘟疫,是去抓世子。

  漢陽,一些貧民孕婦被人照顧起來,給他們肉食,饑寒交迫的孕婦們對有人突然關心他們又驚又喜,大快朵頤,這些孕婦裡有翊衛司武英的老婆。

  皇上病重,繼妃(趙學州的女兒)中殿娘娘上朝。趙學州宣讀聖旨,稱皇上病重昏迷,世子李蒼覬覦皇位謀反,瘟疫在全國流行,讓中殿垂簾聽政。趙學州繼續宣讀聖旨,關上去慶尚地區的關門,命令封鎖去慶尚地區的路,捉拿世子李蒼。

韓劇王國第6集劇情介紹

  世子和安炫大人修工事保護百姓舒菲在凍穀發現生死草

  中殿娘娘下朝去見趙學州,問父親是不是要放棄尚州,那裡的百姓怎麼辦,趙學州告訴女兒要看得長遠,不能心軟,並警告女兒是自己讓她掌握權力,在他下達命令之前不能打開關門,至於世子李蒼,要把他殺了。

  內禁衛被趙學州差遣帶人來到尚州,找安炫大人要交出世子,安炫大人稱世子已經被他拘禁,帶他去抓世子。他們來到世子居住的院子,安炫大人質問內禁衛為何不去保家衛國,反而成了趙學州的走狗,一聲令下,埋伏在屋頂的家僕出現,射殺了內禁衛及隨從。

  趙學州關上通往安慶的大門,這部分地區的居民因為附近瘟疫流行,加上食物匱乏,跑到尚州城外要求進城,尚州牧使怕殃及自己不讓士兵開城門,在安炫大人的支持下,世子解除了牧使的官職,打開城門,把城外的百姓放進來。僵屍怕水火,世子命人在河邊修築工事,讓僵屍過不來,保護尚州的百姓。士兵和城裡的百姓很快行動起來,人手匱乏,在世子的命令下,貴族也拿起工具去幹活。

  中殿娘娘回到寢殿要洗澡,這次服侍她的是一個新來的宮女,宮女幫她脫下衣服,吃驚地發現中殿娘娘並沒有懷孕,只是在腹部綁了一個大棉包。中殿娘娘之所以安置那些孕婦,是要在這幾天生產的孕婦中找一個合意的男孩,做她的世子,繼承這個國家的皇位。

  世子李蒼受了外傷,舒菲幫他找草藥,她和府使來到郊外荒山,看到遠處有一個掛著“嚴禁入內”牌子的地方,聽府使說著這裡是凍谷,舒菲毫不猶豫地進去,府使也跟過去,二人趟過一條河,來到山洞,舒菲在裡面發現了生死草。

  在修築好的工事前,永信教尚州的士兵使用火槍,準備對付即將來到的僵屍。馬上日落了,武英要大家做好準備。天黑下來,世子和軍士守在工事前,派出去偵查的安炫大人的家僕的馬回來了,但上面沒有人,世子看到馬上面的血跡未幹,提醒大家僵屍很快就會來,要大家加強戒備。在大家的緊張戒備中,太陽終於露出頭來,大家以為今天的危急解除了歡呼雀躍,世子讓大家抓緊時間去睡一會兒。這時只見遠處黑霧滾滾,不計其數的黑影向這奔來。

 

文章標籤

UKLIN249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