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有品位的她分集劇情介紹(1-20)大結局

1 - 樸福子千方百計勾引安泰東討好尤雅珍

尤雅真是一個集美貌與智慧于一身的女人,她原來是一家航空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大星紙業的二少爺安在碩偶然看到她的大幅宣傳照,就對她一見鍾情,甚至把看板也偷走了。就這樣,28歲的尤雅真就成了大星紙業的二少奶奶,並辭職做了全職太太,安在碩對尤雅真百依百順,生活很幸福,他們有一個女兒,現在上小學三年級。

大星紙業的安泰東會長有兩個兒子,七年前,大兒子安在久為了得到公司,就殺了安泰東派去的人,安泰東一氣之下就把他趕到美國,也剝奪了大兒媳周美掌管家務的權利,由尤雅真全權管理。安泰東由於腦梗塞以及糖尿病的綜合征,生活不能自理,只能坐著輪椅上,公司也交給二兒子安在碩管理。

珍熙是尤雅真的私人秘書,專門幫她打理一些日常事務,尤雅真很喜歡畫,經常拜託美術館館長幫她選一些畫買回家,尤雅真買回女畫家尹成熙後,卻遭到安在碩的嘲笑,尹成熙為了感謝尤雅真,答應教她的女兒安智後學畫畫。

尤雅真和女兒三個同學,允宰,民秀以及靜嫻的媽媽成了閨蜜,都住在首爾的江南區,他們四人閑下來經常一起喝茶,健身,每天談論的話題除了時尚潮流和美容,就是他們的老公,他們四家也經常聚在一起打高爾夫,安在碩是技術最差的,允宰的爸爸以前是高爾夫球手,他打得最棒,張承修院長還向安在碩推薦壯藥。

尤雅真在狎鷗亭一位塔羅牌高手那裡算出,她的老公安在碩有兩個配偶的命,只有把他眉毛變成粗狂的垂柳眉,就可以關上女人運的大門。

尤雅真參加聚會的時候,正好聽到閨蜜們說起4班學生的媽媽發的紋眉資訊,尤雅真趕忙要來那個媽媽的電話,她不顧閨蜜們的取笑堅持要帶她老公去紋眉。

正在這時候,珍熙給尤雅真約好了保姆朴福子,她立刻回到家裡,樸福子是一個長相很普通的女人,生活很拮据,卻一心只想擠進上流社會。三個月前,她還在一家康復中心做清潔工作,無意中看到安泰東坐輪椅來康復治療,就拜託峰小蟲打聽到安泰東家的情況,也瞭解到尤雅真的喜好,她就學習了很多關於繪畫和畫家的知識。

朴福子和尤雅真聊起了畫家馬蒂斯和馬奈,她表示自己看護過很多人,一定會好好服侍安泰東會長,而且提出要住在家裡,這是尤雅真求之不得的,尤雅真決定讓朴福子明天就開始正式工作。臨走,樸福子還不忘記誇讚尤雅真真漂亮,晚上,尤雅真打電話囑咐朴福子明天來的時候記著帶上她的居民登記證。

第二天,樸福子帶著行李箱準時來到安泰東家,尤雅真去參加閨蜜們的高爾夫聚會,樸福子首先來到安泰東的房間,用無微不至的照顧博得了他的歡心,當她從周美那裡得知保姆只能用二樓的衛生間時,她故意滾下樓梯,安泰東特許她用自己的衛生間。

安在碩對這樣的聚會很不喜歡,可是尤雅真想讓他和這些人搞好關係,也是為了公司發展,男人們湊在一起鬼鬼祟祟地講各自的情人,安在碩很羡慕,女人們在一起就是聊她們的丈夫。

珍熙接安智後放學,才知道她的夢想是當文具店的主人,珍熙把她送到尹成熙的家裡學畫畫,她因為家裡有事就不能來接安智後下課了。

尤雅真和安在碩參加完聚會回家,她不放心保姆第一天上班,就讓安在碩去老師家裡接女兒,她回到了公公安泰東的家。

朴福子本想和趙小姐一起在廚房吃晚飯,安泰東堅持讓她到飯桌上吃。尤雅真趕到公公家的時候,樸福子因為傷了腰一臉的委屈,大嫂著急要和她單獨聊聊,她用女人敏銳的第六感覺預感到樸福子太陰險了,尤雅真決定和樸福子說清楚。

安在碩來到尹成熙老師家的時候,他被眼前溫文爾雅的女人迷住了,她和高雅漂亮的尤雅真是兩種類型的美,安智後還有半個小時的課,安在碩很樂意進屋等,還吃了尹成熙準備的炒年糕,安在碩吃得很開心,連醬汁沾在嘴角都全然不知,尹成熙很溫柔地幫他擦乾淨,他的心裡已經樂開了花。隨後,安在碩認真地欣賞了老師的畫作,並大加讚賞,一直到安智後來催他的時候,安在碩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老師的家,還把老師的電話存在了他的手機裡。

尤雅真和大嫂聊完之後,樸福子正在房間裡喂安會長吃凍柿子,她緊緊貼在安泰東的身上,這個老男人被她勾引得早已春心蕩漾,無法把持。尤雅真回到家才發現樸福子給她的居民登記資訊是空白的,她又堅定了辭去這個保姆的決心。

朴福子為了進一步俘獲安泰東的心,不但不用尤雅真給安泰東買高級的天然材質的被褥,還親自跑去市場精心挑選了新被子,當朴福子得知安泰東要去做康復運動的時候,她馬上給峰小蟲打電話,讓他找藉口向安泰東推遲運動時間,還投其所好地給安泰東買回烤肉皮,他吃得大快朵頤,樸福子趁機誇安泰東年輕。

從那天開始,安在碩就積極地送女兒去尹成熙那裡學畫,她也從珍熙口中打聽到安在碩的情況,安在碩還特意給她點了四個奶油塔外賣,兩個人關係越來越親密。

樸福子頤指氣使地不但要親自給安泰東準備飯菜,還要自己手洗被褥,還趁給安泰東喂蛋糕的時候,很深情地親了他,安泰東被她徹底迷住了,儘管大嫂很生氣,可是尤雅真辭退樸福子的話也一時無法說出口。

正在這時候,院長打電話通知尤雅真,安智後在2016年度KMS小學數學競賽中獲得了唯一一個滿分,主辦方要求她們母女一起合影留念,尤雅真喜極而泣。

 

2 - 安在碩和尹成熙情不自禁發生一夜情

 

尤雅真開開心心做了頭髮,精心打扮地漂漂亮亮去參加女兒的拍照紀念。

安在碩不顧員工的反對,堅持要在價格上取得優勢,根本不在乎卷紙裡螢光劑的問題,他提議要把紙抽外包裝換成畫家的畫作。

尤雅真在心裡教育課上認識了律師姜齊昊,他和尤雅真一對一互動的時候,直言不諱地指出她花的妝很濃,尤雅真也直截了當地指出他肯定沒有結婚,不會哄女人,要學會誇女人漂亮,沒想到姜齊昊真的連誇三聲尤雅真漂亮,課後,她才知道姜齊昊的老婆去度蜜月的時候車禍去世,尤雅真很不好意思。

靜璿媽去醫院給老公張承修送米露,小護士們都心知肚明,只說張承修院長在手術,其實他正在和允宰媽爬山,允宰媽因為做手術,和張承修相好。靜璿媽得知學習差的薑允浩和樸輝燮要去尤里卡學院,她馬上群發消息,通知尤雅真,允宰媽和秀民媽,她們堅決不和學習不好的孩子在一個學校,決定一起轉學,尤雅真卻不以為然,她繼續把安智後留在了尤里卡學院。

民秀媽在自己家酒店長包房702 房間和情人約會,沒想到被客房部臨時員工金恩錫發現,他約民秀媽見面,不但勒索了三千萬現金還要求升職為客房長,並且轉為正式員工。民秀媽只好向老公舉薦了他。

周美無意中聽到債主向朴福子催債的電話,當她剛想向安泰東彙報的時候,被樸福子硬生生打斷,她要帶會長去做康復治療,周美氣得無語。

尤雅真來到公公家的時候,看到大嫂關燈獨自喝悶酒,得知樸福子帶著公公約會去了,大嫂想去大排檔喝酒,可是江南區根本就沒有,她們倆索性來到KTV,盡情地喝酒,毫無顧忌地跳舞唱歌。

朴福子推著安泰東來到仁寺洞,他觸景生情,不由得讀起金素月的詩,並且講起他小時候家裡窮,唯讀到小學畢業,還提醒樸福子不要自卑,也不要刻意學說首爾話,就說家鄉忠清道的地方話就很好,樸福子感謝會長對她的用心,心裡湧出一絲的內疚。

安在碩去尹成熙家接女兒下課的時候,買了一束鮮花送給她,裡面還放了兩張話劇票。安在碩心情很愉快,在回家的路上放著歡快的流行歌曲,被女兒嘲笑他幼稚。突然,他接到電話,直接來到KTV,把喝得醉醺醺的尤雅真帶回了家。

一早,尤雅真醒來給老公和女兒做好早飯,她準備去公公家把保姆辭退。大嫂看到朴福子很賣力地再給安泰東按摩腿,她就上班去了。等尤雅真來到公公家的時候,樸福子正在客廳跳舞,哄得安泰東哈哈大笑,她只好悄悄離開了。

尤雅真給尹成熙的畫介紹了很多客戶,她們去美術館的路上,還說起安在碩要把她的畫印在紙抽上面。尤雅真在做手工的時候,聽說了允宰媽因為總被家暴,和張院長約會,還有民秀媽在酒店約會情人的事。

經過朴福子精心的照顧,加上她不遺餘力地幫安泰東做按摩,他的腿有好轉,安泰東對她感激不盡,讓金司機帶她買回了名牌的包,鞋子和衣服,沒想到一進家門就被周美狠狠地打了一耳光,還把東西全扔在地上,警告她要有自知自明,樸福子一氣之下不告而別了。

安泰東氣得大發雷霆,警告周美,如果不找回樸福子,就把她和兒子雲圭一起趕出去,尤雅真又看到公公躲在房間裡大哭,只好去求樸福子,還把自己親手做的手鏈送給她,沒想到樸福子竟然死死盯著尤雅真的鑽石手鏈,她不假思索摘下來送給樸福子。

朴福子回來後,會長樂得合不攏嘴,還答應幫她還債,樸福子讓家裡的傭人趙小姐每週只來兩次打掃。尤雅真接到大嫂的電話以後,就把樸福子叫到家裡,提醒她做任何事都要經過大嫂同意,而且工資也和大嫂要。周美想讓樸福子出去住,每天準時上下班,沒想到她竟然要帶會長一起出去住,還威脅會把周美趕出去。

安在碩和尹成熙去看話劇的時候,他偷偷拉了尹成熙的手,等送她回家的時候,他們就在車裡盡情地接吻,最後控制不住,發生了親密接觸。尤雅真發現老公的臉色不好,要給他喝補藥,還提議家庭旅行。

尤雅真夢到公公和朴福子結婚儀式上安在碩沖進來也要再結一次婚,她被嚇醒了。結果一早就接到大嫂電話,她急忙趕過去,沒想到樸福子竟然睡到了公公安泰東的房間,兩個人都吃驚地目瞪口呆。

 

3 - 安在碩瞞天過海樸福子機關算盡

 

大嫂和尤雅真發牢騷,覺得樸福子是個充滿欲望狠毒的女人,尤雅真決定去找她攤牌。

尤雅真回到家,發現安在碩還沒有回來,而且電話也打不通,等她和女兒安智後吃早飯的時候,安在碩才疲憊不堪地回來了,他撒謊稱自己騎自行車運動。其實他一早趕到尹成熙家約會,還約好兩個人一起吃晚飯,並且承諾以後每天早晨來尹成熙家約會。

周美大聲指責樸福子勾引安泰東的行為,覺得她是有目的接近安泰東的,樸福子一再解釋是因為安泰東害怕,她才留下來的,周美提醒樸福子是下人,沒想到她竟然譏諷周美沒有勾引男人的魅力,周美一氣之下狠狠地打了樸福子一耳光。

尤雅真收到姜齊昊的問候短信,她也順手回資訊,希望他也有美好的一天。尤雅真讓樸福子對晚上的事做出解釋,她一臉委屈地稱本來想等安泰東睡著就離開,結果不小心自己也睡著了,尤雅真提醒她作為保姆要有底線,否則就會被解雇,樸福子苦苦哀求,並且保證不會再有失誤,尤雅真答應暫時留下她,就把她和趙小姐一起叫到一個房間,樸福子看到滿屋子的精緻的餐具和被褥,她目不暇給,大開眼界,尤雅真讓她把安泰東的被褥換掉,並且囑咐趙小姐該去風俗庭了。

風俗庭是一家會員制的風味小店,食材都是有機食品,創始人是S集團會長以前的保姆,用會長死後給她留的撫恤金購買了即將面臨開發的公寓,之後做出了有名的蘿蔔塊,俗稱風俗蘿蔔塊,也因此收買了江南無數女兒的挑剔口味,她堅持現金交易,完美地逃稅。風俗庭以小菜出名,可那裡也是江南那些富豪們家裡八卦的傳播場所,保姆朴福子和安泰東會長睡在一起的消息很快在風俗庭傳開了。

尤雅真如約參加閨蜜們的聚會,因為尤里卡學院的院長和尤雅真沒有把孩子一起轉走,允宰媽和民秀媽都大有微詞,但是在飯桌上還是對尤雅真的美大加讚賞,並且質疑她是不是做過整形,尤雅真笑著否認,她借去衛生間的機會,提醒允宰媽儘快結束與張承修的關係。

朴福子依舊對安泰東言聽計從,細心照顧,指手畫腳地指使趙小姐幹活,她陪安泰東一起看電影,做康復運動。

尤雅真打電話給姜齊昊,拜託他幫忙查詢樸福子的身份資訊,雖然有點違法,姜齊昊還是答應幫忙。金恩錫禁不住會長的一再威逼,只好交代民秀媽和男人約會,他還勒索了三千萬。

安在碩每天開開心心地和尹成熙約會,還向張承修要了能提高男人能力的壯陽藥。

朴福子和安泰東去做康復運動之後,趙小姐想起朴福子一再提醒不用打掃她的房間,趙小姐很好奇,索性進去,看到安泰東給樸福子買的名牌包和鞋子,還有一個筆記本,裡面夾著一張紙,上面詳細記錄了安泰東的財產和家庭情況,沒想到樸福子又返回來了,警告她以後不許再進自己的房間,這次就暫時饒過她,和尤雅真教訓她的口氣如出一轍。

尤雅真極力向美術館館長推薦尹成熙的作品參加大眾藝術招待展,館長看在尤雅真的面子上勉強答應。

朴福子帶安泰東做康復運動的時候,和峰小蟲暗示,等他們回家的路上,樸福子接到了債主的電話,安泰東堅持幫她還債,樸福子心中暗喜,對他千恩萬謝。

尤雅真從姜齊昊那裡得知七年前樸福子就有詐騙貪污的前科,她很震驚,這恰恰也證實了大嫂的懷疑,尤雅真立刻來到公公安泰東家,要朴福子明天就離開,樸福子哭訴自己是有隱情的,可是尤雅真堅持要她離開,樸福子只好將安泰東幫她還債的事說了出來,並且苦苦哀求尤雅真,她發誓給安泰東做完生日宴就離開,尤雅真無奈只好答應,這些話都被趙小姐聽得清清楚楚。

允宰媽被老公打得鼻青臉腫,她向張承修哭訴,並把尤雅真知道他們倆關係的事告訴張承修。

從那天開始,安在碩每天早晨騎車到半路,然後再打車趕往尹成熙家約會。安在碩和尹成熙一起吃晚飯的時候,碰巧被靜璿媽看到,她和尤雅真一起做瑜伽的時候,把這件事告訴尤雅真,可是她堅信安在碩不會出軌,沒想到靜璿媽更堅信她老公張承修不會出軌,這讓尤雅真哭笑不得。

又到了四家高爾夫聚會的日子,沒想到安在碩不但情場得意,球技也百發百中。隨後,男人們一起到KTV喝酒,還找了四個小姐作陪,他們開心得不亦樂乎。四個女人相約去了遊艇,也叫來四個年輕小夥子作陪,尤雅真對那個男人動手動腳的輕浮行為很反感,就把他叫出來,狠狠地教訓了他。

朴福子給安泰東精心打扮好,他們一起出去玩。路上,樸福子緊緊盯著百貨商場,安泰東就帶她去購物,樸福子看到別人懷裡的小貓,非常喜歡,安泰東就給她也買了一隻貓,樸福子美滋滋地穿上新衣服,抱著貓和安泰東照了一張合影,還要給他染髮,這樣看起來能年輕20歲,安泰東被她哄得非常開心。

尤雅真回到自己媽媽家,肆無忌憚地大吃泡菜包飯,她想起爸爸小時候和她聽著喜歡的唱片跳舞的情形,自從她8歲那年爸爸去世,尤雅真就再也不敢聽爸爸喜歡的唱片,她害怕自己會崩潰的。

周美非常害怕貓,可是樸福子還故意用貓嚇唬她,她被嚇得魂不附體,樸福子很得意,尤雅真看到這些怒不可遏。

 

4 - 朴福子精心設計搞砸安泰東的生日宴

 

尤雅真大聲指責樸福子,她解釋是安泰東給她買的,而且不知道周美對貓毛過敏,尤雅真警告她不許讓貓出現在一樓,尤雅真勸周美再忍幾天,等安泰東過完生日,樸福子就會離開的,還把安泰東給樸福子還債的事也告訴了她,周美不禁大吃一驚,她警告樸福子不要糾纏不清。

安在碩來尹成熙家接女兒下課,安智後發現爸爸和尹成熙很親熱地在一起吃餅乾,她很鬱悶。

金恩錫被升職為正式員工,他來向民秀媽表示感謝,並且提醒她可以隨便和情人約會。與此同時,靜嫻媽收到資訊,稱張承修在和別的女人約會。

朴福子向安泰東說起周美害怕貓,要把貓送走,安泰東堅決不同意。

尤雅真和姜齊昊又來參加心靈學習班,他大方地向大家講述了和老婆的戀愛經歷,尤雅真很激動地講起了小時候父親教她疊千紙鶴的事情。隨後,姜齊昊聲稱整個天空都是他的,他要轉讓一部分給尤雅真,並且要收轉讓費,兩個人開開心心地聊著天。

峰小蟲提出要開健身房,樸福子警告他不許貪得無厭。趙小姐向尤雅真說明樸福子筆記本裡夾著一張安泰東的財產和家庭情況的詳細報告,她覺得樸福子接近安泰東是有目的的。

安在碩每天和尹成熙約會,漸漸有些體力不支,尤雅真不明就裡,還很熱心地提醒他多運動,安在碩疲於奔命,苦不堪言。

尤雅真把她對樸福子的調查的結果告訴安泰東,他指責尤雅真不該干涉他的自由,尤雅真無奈只好和大嫂商量,等小姑子安在熙來了再設法趕走樸福子。

朴福子警告趙小姐不要嘚瑟,她是絕對不會離開這個家的。尤雅真的小姑子安在熙回到安泰東的家,她一進門就警告樸福子不要貪得無厭,安在熙極力討好安泰東,想讓他出錢支持自己老公的事業。

自從尤雅真和安泰東說明情況之後,安泰東對樸福子很冷淡。安在熙讓樸福子給她做飯,尤雅真覺得她就被解雇了,就自己去給小姑子做飯。

安泰東去公司參加例會,尤雅真精心給安在碩打扮,並提醒他要好好表現,尤雅真問起他和女人一起吃飯的事情,安在碩巧妙地應付過去,只說是和紙抽的設計師在一起商量事情,尤雅真相信了他的解釋。

安在碩勸說父親安泰東不要和保姆朴福子在一起,卻遭到安泰東的訓斥。安智後想讓珍熙去尹成熙家接她下課,她不想再讓安在碩去接她。

安泰東家的傳言在風俗庭大肆流傳。安泰東的生日很快就到了,樸福子一邊給他染髮,一邊向她哭訴自己的身世,她聲稱有一個得白血病的孩子,為了給孩子籌集大額的治療費,她迫不得已才做了違法的事,她承諾會還錢給安泰東的。樸福子接到峰小蟲的資訊,稱他已經準備好了。

安在碩和姐姐安在熙一直就不和,所以見面也是話不投機,安泰東看到大家精心準備的生日宴很開心,安智後給爺爺演奏了小提琴,尤雅真也開開心心地為公公的生日獻歌一曲。朴福子端上來她精心準備的烤豬皮,安在熙很佩服樸福子的用心良苦,沒想到安泰東竟然讓樸福子在自己旁邊坐下。

這時候,峰小蟲故意放了一隻貓進來,周美嚇得魂飛魄散,撞倒了搭起的帳篷,眼看帳篷把大家壓在裡面,樸福子奮不顧身地撲過去護住安泰東,瞬間桌子倒了,酒杯碎了一地,生日宴被徹底攪亂了。安泰東向尤雅真他們宣佈不許辭退樸福子,可尤雅真堅持要解雇她,沒想到安泰東竟然站起來了,還能慢慢走幾步,他聲明都是樸福子的照顧才使自己得以康復,所有人都啞口無言。

朴福子受傷住院,其實生日宴的一切都是她事先安排的,大家都被蒙在鼓裡,樸福子拔掉輸液器,冒雨趕回安泰東家,她到處找不到那只貓,沒想到被周美裝到箱子裡扔了出去,樸福子氣得大喊大叫,沖出去找到貓,並抱了回來,她惡狠狠地威脅雲圭要趕他走。

雲圭連夜冒雨來找尤雅真,尤雅真怒氣衝衝來到安泰東家,看到朴福子正悠閒自在地坐在椅子上,懷裡抱著她的貓,她聲稱自己會以牙還牙,尤雅真氣得火冒三丈,警告她要適可而止。

 

5 - 安泰東禁不住樸福子的勾引要和她結婚

 

周美得知雲圭被樸福子趕走,她氣得沖上去和她廝打,樸福子惡狠狠地指責她不該把自己心愛的貓扔掉,她要以牙還牙。尤雅真要趕走樸福子,可是她聲明自己堅決不會離開。

安泰東讓安在熙帶他去醫院,得知樸福子不在醫院,他們只好回家。路上,安在熙懇求安泰東將遺產提前給她,因為她要離婚了,安泰東堅決拒絕。

尤雅真剛要質問樸福子的時候,安泰東和安在熙冒雨趕回家,他埋怨樸福子不好好住院,樸福子大言不慚地稱自己很擔心安泰東,一會都無法在醫院待著。

一早,尤雅真給安在碩做了一杯覆盆子,打發他去做運動,尤雅真又來到公公家,她把樸福子叫到一邊,並把治療費給她,沒想到樸福子竟然不收,尤雅真質問她為何要調查家裡的情況,她輕描淡寫地稱是很正常的事,而且威脅尤雅真,除了安泰東,誰也沒有權利趕她走,說完這些,她就大搖大擺地先出去了,尤雅真氣得咬牙切齒,一定要把她趕走。

安在碩和尹成熙一邊泡著鴛鴦浴一邊喝著紅酒,他覺得這個浴盆太小了,想給尹成熙換個大房子,兩個人開開心心地有說有笑。尤雅真家的保姆發現安在碩的上衣根本沒有運動過的汗味,就把這事悄悄告訴了珍熙。

允宰媽和民秀媽金孝珠聊起安在碩從張承修那裡買了壯陽藥,他在搞外遇,金孝珠回家將此事告訴了她老公,沒想到她老公當場揭穿她和年輕小夥子約會的事實,並且表示只要金孝珠好好養大自己的孩子就好,金孝珠嚇得目瞪口呆,她明知老公和情人在約會,可是還得像個傻瓜一樣地忍受。隨後,金孝珠和靜璿媽車琦玉又說起安在碩搞外遇向張承修買壯陽藥,她以為車琦玉告訴允宰媽嗎的,沒想到車琦玉對此一概不知。

朴福子警告趙小姐,如果她再膽敢告狀,就直接將她趕出去,並提醒趙小姐把她的房間也打掃乾淨。

尤雅真向負責安泰東生日宴會佈置的工作人員打聽,他堅信他們的施工都沒有問題,懷疑周美推到帳篷是受到驚嚇,而且是人為的,他提醒尤雅真可以查一下監控,他們倆的談話都被樸福子聽到了。

尤雅真把自己親手設計的裙子送給尹成熙,並帶她去見徐代表,看到她的房間不但有男人的衣服,陽臺上還晾著男人的內褲。

朴福子故意給安泰東讀一些很性感的小說,她還躺在床上扭來扭去含情脈脈地勾引安泰東。

尤里卡學院學生少了很多,原因是家長們都不願意讓自己的孩子和不符合他們品味的家庭的孩子在一起,院長想把安智後KMS競賽獲得滿分做成宣傳條幅,來吸引更多的生源,尤雅真雖然不太情願,可是最後還是答應了。隨後,姜齊昊告訴尤雅真自己的調查結果,樸福子曾經因為詐騙坐了一年零八個月的牢,她對公司的賬薄做手腳騙了三億,她只交代是自己一人所為,她不但沒有孩子,而且她從2009到2015年的行蹤是完全空白的,尤雅真憂心忡忡。

朴福子趁安泰東去公司的時候,穿得漂漂亮亮地出門給安泰東買步行補助器,並且趾高氣揚地提醒趙小姐給她喂貓,安在熙讓她給自己買一條家裡穿的褲子,樸福子很不情願都答應。

尹成熙來公司找安在碩,兩個人在一起親親熱熱的時候,被員工進來看到。尤雅真把自己設計的服裝拿到世熙的服裝店,並向她訴說自己的擔心與憂慮,覺得上流社會的生活太累了,就像戰場一樣。

車琦玉來醫院給張承修送補藥,李室長說謊稱院長在做手術,車琦玉只好先去超市,李室長立刻打電話通知張承修,可是他根本不接,李室長只好給允宰媽發短信。

徐代表見到尹成熙的時候,直言不諱地聲明自己是看在尤雅真的面子上才接受她的畫,而且大星紙業的發展壯大也多虧了尤雅真,她決定在美術館掛尹成熙六副畫。

徐代表是富豪中的富豪,可是她在算卦神女的面前卻心甘情願低下了高貴的頭,任由她隨意踐踏自己的尊嚴,還警告徐代表要任由老公在外胡作非為,這樣才能相安無事。

車琦玉從超市回到醫院,仍然不見張承修,李室長撒謊稱在做二次麻醉。張承修和允宰媽洗完澡才發現手機裡的資訊,他急急忙忙在車上換好衣服趕回醫院,沒想到車琦玉竟然問起安在碩向他買壯陽藥的事,他解釋是允宰媽來打針的時候無意中聽到的。

安泰東對尹成熙在紙抽上的畫很不滿意,他指責安在碩。安在熙對樸福子買的褲子很不滿意。

尤雅真回到自己媽家,想讓安在碩也一起來吃飯,他推說自己在忙,其實是去和尹成熙約會。

尹成熙想讓安在碩留下來過夜,他堅決不同意,沒想到尹成熙竟然大言不慚地指責尤雅真,還強行將安在碩的飯扔到一邊,安在碩被她無理取鬧搞得心煩意亂,不禁又想起尤雅真的千般好處,他一氣之下離開了尹成熙家。

安智後在爺爺生日的時候偷拍了珍熙不雅的吃相,沒想到竟然拍到一個男人在帳篷上動手腳,尤雅真嚇得不知所措。

車琦玉打電話約尤雅真一起做瑜伽,她接到一個匿名電話,就是給她發資訊的那個人,稱她老公在外面有其他女人。

安泰東送給樸福子一套很名貴的珍珠首飾,她激動地大哭不止,尤雅真來到安泰東家的時候,正好安在碩也來了,尤雅真還沒來得及讓家裡人看安智後拍到的視頻,安泰東就迫不及待地向家人宣佈他要和樸福子結婚,在座的家人都不禁大吃一驚。

 

6 - 尤雅真查到安在碩出軌的證據

 

安泰東不顧家裡所有人的反對,堅持要和樸福子結婚,尤雅真也堅持不能讓有詐騙前科的人當婆婆,她把安智後拍到的視頻放給大家看,安泰東生日那天有一個把帽子壓得很低的男人在帳篷上做手腳,沒想到樸福子竟然提出要報警。

尤雅真懇求安泰東先暫緩結婚,等查出事實真相再結不遲。周美指責樸福子竟然趕走雲圭,安泰東不但不生氣,反而要趕走周美母子倆。樸福子假惺惺地聲明,只要能照顧安泰東,一切順其自然就好。

一早,尤雅真給安在碩準備了覆盆子,然後催他起床去運動,他因為和尹成熙鬧矛盾,賴著不想起來,尤雅真好言相勸讓他堅持,他很不情願地爬起來去騎車運動了。保姆從他的衣服的味道判斷出,安在碩今天才是第一次真的騎車運動。

車琦玉和尤雅真一起做瑜伽,她暗示尤雅真要她留意一下安在碩,因為他在買壯陽藥,懷疑他在搞外遇,可是尤雅真堅持安在碩只是喜歡開玩笑,絕不會出軌的,她反問車琦玉的老公最近怎麼樣,得知他們夫妻感情很好,尤雅真欲言又止。

朴福子想給安泰東生個孩子,他感激涕零。隨後,樸福子來到風俗庭定小菜,老闆回答做不了,她威脅老闆這樣做生意不交稅是違法行為。

周美想起安泰東的話,越想越氣,她拿起首飾準備賣掉,可是又後悔了。

金孝珠得知老公給情人買車,她就開始瘋狂購物,還和情人約會,車琦玉被她瘋狂的行為感到震驚,金孝珠提醒車琦玉多注意一下張承修。允宰媽在電梯裡被老公家暴,還被強行拖出電梯。

因為安泰東要和樸福子結婚,尤雅真很著急,發信息向姜齊昊訴苦。

尹成熙因為安在碩一直不接電話,徑直來公司找他,員工看到立刻從安在碩的房間裡退出來。尹成熙為昨天的事道歉,安在碩被她再次打動,兩個人和好如初。就在這時候,尤雅真來到公司,員工看到以後,嚇得驚慌失措,他先穩住尤雅真,立刻來向安在碩報告,推門看到尹成熙和安在碩正在熱吻。安在碩聽說尤雅真來了,立刻嚇得魂不附體,只好讓尹成熙躲在辦公桌下麵,等尤雅真進屋,他就藉口很餓,硬拉著她一起出去吃午飯了。

安在碩和尤雅真一起吃飯,她問安在碩是不是在張承修那裡買藥了,安在碩信誓旦旦地表示心裡只有尤雅真一個女人,尤雅真提醒他一定要注意行為舉止,不要讓人誤會出軌。

安泰東恢復得很快,都能扶著步行器走路了,他提醒安在熙該回自己家了,可是安在熙堅持要自己那一份遺產,安泰東聲明一分錢都不會給她。

金孝珠和情人約會,金恩錫在監控裡看到,等那個男人進到地下車庫,被人暴打成重傷,送進醫院。

安在熙發現視頻裡的男人在家門口徘徊,立刻告訴了安泰東,樸福子立刻打電話給峰小蟲,提醒他如果被抓到,就說是周美指使他破壞帳篷的。隨後,安在熙又帶尤雅真來到保安室看視頻,尤雅真覺得很眼熟,就是一時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

尹成熙帶安智後在外面畫畫,安在碩打電話給她,被她搶白了幾句,安在碩不甘心,就來到畫畫的地方找尹成熙,他們倆就躲到一邊聊天,安在碩想方設法哄尹成熙笑,安智後勸看在眼裡。珍熙沒有接到安在碩電話,就來接安智後下課,她看到安在碩和尹成熙在打情罵俏。

尤雅真突然想起來那個男人是健身房的人,她來到健身房找到峰小蟲,他承認是周美因為厭惡樸福子,才指使自己搞破壞,是想置朴福子于死地,尤雅真聽到這個消息很震驚。

允宰媽報警,員警出來看到她上了張承修的車,隨後,允宰媽來到監控室,花錢收買保安,不許他將電梯裡的監控交給員警,她自己帶走了。

安智後提醒安在碩不許出軌,並且警告他,誰都不可以傷害尤雅真,否則她堅決不允許,安在碩只能陪著笑臉百般哄騙安智後。

珍熙把自己看到的事告訴了保姆,兩個人都替尤雅真揪心,為她著急,看到尤雅真疲憊不堪地回來,她們倆又非常心疼,實在不忍心把安在碩出軌的事告訴她。

樸福子藉口回老家商量婚事,先和峰小蟲見面,得知他已經按照自己交代的告訴尤雅真了,樸福子提醒他不要隨意和自己聯繫,如果有事,她會拿周美的手機聯繫峰小蟲的。隨後,樸福子又來見好朋友李正花,並把要結婚的事告訴她,李正花羡慕不已。

一家人聚在一起吃飯,安泰東告訴大家,樸福子回老家和家人商量結婚的事宜,尤雅真提出要幫他們準備婚禮,安泰東很滿意。

珍熙越想越覺得尤雅真委屈,就直言相告安在碩很可疑,尤雅真打斷她的話,她不想從別人嘴裡知道事實,她堅持要自己查出真相,珍熙為她加油,尤雅真感謝珍熙為自己著想。

一早,安在碩又起床了,尤雅真悄悄跟蹤他,看到他把自行車停在路邊,打車趕往尹成熙家。

尤雅真不敢相信這些事實,她來到媽媽家,聽著小時候爸爸喜歡的歌,她傷心欲絕,哭得泣不成聲。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觀魚游

UKLIN2493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